我們可以相信新約文本嗎?

 

張逸萍譯自﹕Matt Waymeyer著,「Can We Trust the New Testament Text?」(http://www.inerrantword.com/180015375/blog/180004060/220000029/Can_We_Trust_the_New_Testament_Text

 

 

幾年前有一天,我在公園散步,遇見一個自稱泛神論者的人。我向他傳福音,他提出很多反對基督教的原因。其中第一點就是聖經的可靠性。「聖經本來是可以啦」他說,「直到英王詹姆斯出現,我們現在就完全不知道原文是怎樣講的。」 

這人的異議明顯是有點誤解了,但卻提出了一個合理的問題﹕如果聖經底本並不存在、如果現有的手稿並不完全相符,我們怎麼能對今天的聖經有信心?我們真的可以相信一直流傳下來給我們的聖經嗎?我們真能堅持這是神無誤的話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想特別集中在新約,列舉三個原因,說明為什麼手稿的差異,不會影響我們對聖經經文的可靠性的信心。這三個原因是﹕現有的手稿甚多、經文文本差異無足輕重、主要聖經教義得保存。 

 

大量現存手稿 

若論現存手稿的數目,和最古手稿和寫作時間距離的接近,迄今為止,新約是古代世界裏,保存得最卓越的文件。我們現在擁有超過5,500 份希臘文手稿,有是全部新約,有是部分;還有超過20,000份古代新約翻譯本,數目遠超其他古代文學。此外,在早期教父的寫作中,我們有超過一百萬條新約語錄,函蓋幾乎整本新約。當手稿出現差異,手稿、翻譯、和教父語錄,數量是如此空前,絕對能增強我們鑒定原文的能力。 

再者, 最早的新約手稿只和寫作時候差了一代之久;其他很多,也是在四個世紀之內。目前,關於新約,我們擁有﹕約一打第二世紀的手稿、64份第三世紀的、48份第四世紀的、總共124份手稿是300年內的。[1] 最早的新約手稿片斷和底本隔了50年;最早的書隔100年;最早的整份新約手稿,隔了225年。 

相比較之下,凱撒(Caesar)的《高盧戰記》(Gallic Wars)只有十份手稿仍然存在(最早的是凱撒之後1000年的);修昔底德(Thucydides)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史》(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 )只有八份手稿仍存(最早的是修昔底德後1,300年的);希羅多德(Herodotus)的《歷史》(History)只有八份手稿(最早的是希羅多德後1,300年的);塔西佗(Tacitus)的《歷史和編年史》(Histories and Annals)只有兩份仍存(最早的是塔西佗後700年的)。聖經手稿的數目和日期之早,都是無雙的,讓我們清楚知道,在古代世界被保存的書籍中,新約保存得最非凡。 

 

大部分手稿差異不重要 

手稿中的差異,英語叫『textual variants』,包括一個字母、一個字、一個詞組的差別,或者偶爾有整句或整段的。大部分學者估計新約手稿的差異數目介於30萬至40萬。這樣,聽似很多,但我們有這麼多的差異是因為我們有很多手稿,在鑒定原文工作上,是非常有價值的。反之,若有一些古代文件,只有少許手稿,差異就會比新約少很多, 但鑒定原文的工作就會困難得多,尤其當大部分最早手稿是原稿寫成後千多年的。所以,大量的文本差異,不但見證了新約手稿被保存,而且讓文本批判(textual criticism)的工作容易多。 

可是,講得清楚,這些手稿本文的差異,大都是不重要的。估計有98%的差異絲毫沒有影響原意,因為它們包含的有如﹕兩個字母或單詞換位、不同的方式來拼寫相同的單詞、使用同義詞、在專有名詞之前使用或不使用定冠詞、或導致顯然如果廢話的抄寫錯誤(例如有中世紀抄寫員意外地更改了帖前二7為『我們在你們中間是馬』。)[2] 事實上,這最大的一類中的98%是拼寫差別——例如,約翰可以拼寫為『Iōannēs』或『Iōanēs』, 其中大部分在英語翻譯中看不見的。 

此外,文本差異的2%是會影響經文的原意的。通常其中一個看法是沒有什麼理由可算為真實的,因為它們只出現在單一個手稿中,或者一組不那麼可靠的手稿中。於是只剩下少於1%的新約文本差異,會影響經文的意思,又有可能是真實的。[3] 所以,新約文本的大部分是肯定的,在大多數情況下,當有合理的差異,要鑒別原文也不困難。那些批評聖經的人說新約手稿傳統是絕望地混亂,實在是嚴重地歪曲了實情。 

 

主要聖經教義不受影響 

最後,信徒們可以知道,沒有經文差異嚴重地影響了基督教信仰的基本教義或核心信念。正如詹姆斯·懷特(James White)說﹕「無庸置疑,沒有新約或舊約的文本差異,在任何方式、形式、或樣式上,實質地騷擾或破壞任何主要的基督教信仰。」[4] 至於那些由於誤差範圍而仍懷疑的人,卡森(D.A. Carson)有一個有用的比較﹕ 

根據我的判斷,文本差異問題所帶來的不確定程度,遠比釋經問題所帶來的不確定程度為少。換言之,即使文本非常確定,釋經者對經文的準確意思,總還是誠實地有不同意見。我想,沒有什麼福音派人士,會自稱他對聖經的解釋是無謬誤的。他們也準備忍受這小小(比較之下)的不確定。我認為,因文本而有的不確定程度,是小得多了。[5] 

最後,我必須憑信心,相信我們掌權的上帝不僅能默示聖經,而且能照顧保存它,以至我們今天的聖經確定是可靠的。這並不排除我們要時而進行文本批判,但大可不必擔心新約聖經不可信。它絕對是上帝自己無謬無誤的話。

 

【譯者加插】舊約文本也是非常值得相信,死海古卷就是好證據。

 

 

作者Matt Waymeyer在主人神學院(The Master's Seminary)教授新約和聖經釋經。 畢業於主人神學院(神學碩士和道學碩士),曾是主任牧師多年,然後全職教學。 著有《Revelation 20 and the Millennial Debate》《A Biblical Critique of Infant Baptism》。現正攻讀系統神學博士學位。

 

[1]. Daniel B. Wallace, “The Textual Reliability of the New Testament,” in The Reliability of the New Testament, ed. Robert B. Stewart (Minneapolis: Fortress Press, 2011), 34. [2]. Daniel B. Wallace, “How Badly Did the Scribes Corrupt the New Testament Text?,” inRevisiting the Corrupt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Manuscript, Patristic, and Apocryphal Evidence, ed. Daniel B. Wallac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2011), 41. [3]. See Wallace, “The Textual Reliability of the New Testament,” 38–41. [4]. James R. White, The King James Only Controversy: Can You Trust the Modern Translations? 2nd ed. (Minneapolis: Bethany House, 2009), 67. [5]. D.A. Carson, The King James Version Debate: A Plea for Realism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1979), 73.

 

 

請到 http://www.inerrantword.com/180015375/page/220000004/Inerrancy_Affirmations_Map ,肯定聖經無誤。

請繼續參考有關文章﹕

 

芝加哥聖經無誤宣言

聖經有沒有錯?

聖經無誤的證據

「無限無誤」vs「有限無誤」

聖經「有限無誤」的問題 

下一代?聖經無誤發展

福音派何時始為聖經無誤分歧?

我們可以相信新約文本嗎?

聖經批判學 

聖經無誤(Defending Inerrancy)網站上,有簽名支持聖經無誤的邀請,希望大家都支持http://defendinginerrancy.com/sign-the-petition/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390617114463463?pnref=story

            

回主頁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