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批判學

節錄自《為真道爭辯﹕護教學》下冊,第四十二章 

 

 

無論保守和非保守的基督徒,都會進行某類形式的聖經批判(Biblical Criticism)。所以,現在出現了各種的聖經批判學,可歸納為兩大類﹕ 

1)低等批判(Lower Criticism)或作經文批判(Textual Criticism,又作﹕文本批判) 

低等批判嘗試從現有的聖經手抄本中找出原文,好讓今天的聖經版本盡可能接近原文,愈接近愈好。 

(2)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 

一般而言,高等批判學是十八、十九世紀「科學萬能、理性至上」的態度的產品。學者們把聖經當作一本人的書,不是超自然的神的話來研究,所以,這也是新神學家的釋經辦法。他們有一個基本前設,就是﹕聖經除非被證實,否則應算為有錯,是不可靠的。   

總而言之,低等批判問的是﹕原文講什麼?(What?)高等批判問的是﹕誰講的?什麼時候講?在哪兒講?為什麼這樣講?(Who? When? Where? Why? 

 

低等批判 

低等批判學的主要工作是﹕研究聖經手抄本,設法知道原文說什麼。如果可以的話,就找出它的每一個字,愈準確愈好。然後根據學者研究的結果,得出一些「鑑定經文」(Critical text);良好的現代聖經翻譯本,都是根據這些鑑定經文翻譯的。 

舉例來說﹕馬太福音二十六章、馬可福音十四章、和哥林多前書十一章都講到擘餅之事,其次序都是﹕餅、杯;只有路加福音廿二章17-20節的次序是﹕杯、餅、杯。中文和合本、英王詹姆斯欽定版(King James Version,簡稱 KJV)、美國標準版(American Standard versions)都記載這次序;而修正標準版(Revised Standard Version)和新英文聖經(New England Bible)路加福音的這一段,則只有﹕杯、餅。 

原來古代手抄本中有兩個版本。亞力山大抄本(Alexandrian manuscript)有較長的記載,西方手抄本系統(Western family)的記載則較短;二者的17-19節都非常相似,然後較短的版本沒有第二次的「杯」。現在大部分人接受長版本,少數人接受短版本。 

從這個例子,可以看見聖經有很多手抄本,其中也實在出現了一些差別,但這些差別完全不影響經文的意思,更不會影響人認識上帝和祂的救恩。當主耶穌設立擘餅聖禮時,其中有杯和餅,大有可能當天晚上,他們把餅和杯傳遞了好幾次。其實杯和餅的次序及次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杯和餅的意義。 

 

高等批判 

高等批判的哲學基礎是﹕自然主義、不可知論、進化論、存在主義等等。他們有反對超自然事情的精神。所以,自由神學也和高等批判結下不解之緣。 

我們從高等批判學中所得到的知識和益處,根本不及它為教會所帶來的不良影響巨大;因為它影響了教會對聖經無誤和權威的信任,也影響了教會對上帝話語的研讀。在高等批判學的歷史中,從開始到現在,都顯示了它在反叛上帝。  

            下面是高等批判的一些主要派別﹕ 

 

(一)歷史批判(Historical criticism 

歷史批判乃針對聖經的歷史記載,決定它是否屬實,還是神話傳說;又調查聖經中的人物是否歷史人物,還是神話人物。歷史批判包括三方面﹕決定聖經文件的日期和傳統、查證聖經中的事件、根據他們的解釋重寫歷史。 

舉個例,他們根據羅馬書五章12-14節推測,亞當並非歷史上第一個人,只不過是以色列人的先祖。至於摩西是否真有其人,出埃及和過紅海的記載,是否可信,更是多人攻擊的對象。其他舊約歷史、先知神蹟等亦不幸免,全被批判。他們除了質疑新舊約歷史和人物外,最重要的當然是﹕他們質疑耶穌,認為祂跟普通人一樣,沒有行神蹟,也沒有自稱為神。 

歷史批判有一個前設﹕聖經歷史記載都是假的,除非有合理性的證據,否則不能被接納為歷史。然而,神已藉著現代考古學的發現,回應了歷史批判,並推翻很多學者所提出的質疑。(請見《為真道爭辯》「聖經可信」下一文。) 

 

(二)來源批判(Source Criticism 

來源批判乃是研究聖經資料的來源、作者、寫作日期等。有時他們認為某些書卷是假的,甚至後來還主張修改聖經正典。 

一個流行的例子,就是符類福音(指馬太、馬可、路加)的研究。他們認為有一本最早關於耶穌生平的記錄,叫做《Q》(Q 來自德文 「Quelle」,即來源之意。)據稱,《Q 》乃是耶穌言論的彙集,而其他福音書作者就以此為根據來寫作。 

他們認為馬太、馬可、路加三者同源,都來自《 Q 》福音。三作者都以 《Q》 為根據來寫他們的書。然後另有人說符類福音主要有兩個來源,即﹕《Q 》和馬可,二者同時成為馬太和路加的寫作資料。 

下面兩個理由可以反駁他們﹕ 

1。根據聖經,福音書作者都自稱是目擊證人,又或者是根據目擊證人的見證寫的,不是道聽途說的。例如路加自稱是耶穌時代的目擊證人(路一1-2),約翰福音的作者亦然。(約一14 

2。《Q 》福音並不存在,絕對是假想中的產品,除了存在於現代聖經批判者的想像中,歷史上從沒有人提起它,也沒有任何手抄本,或考古學證據可作支持。 

 

)形式批判(Form Criticism)文體批判(Literary Criticism) 

形式批判乃研究文體的種類,也涉及對作者和日期的研究。研究的人總喜歡把寫作日期延後,和喜歡懷疑傳統的聖經作者。 

聖經學者威爾浩生(Julius Wellhausen)的「文件理論」(Documentary theory)對摩西五經的批判,可算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在他之前,史蒙(Richard Simon)已經提出當摩西五經談到神的時候,其中有些地方用耶和華(Jehovah)這個字,但有些地方用以羅欣(Elohim),所以他認為至少有兩個作者。然後,威爾浩生發表了更進一步的文件理論,認為五經有四個作者(JEPD),而且是很後期的作品。根據這個理論﹕ 

1。凡使用耶和華的地方是「J」作者,寫於公元前九世紀的。

2。凡使用以羅欣的地方是「E」作者,寫於「J」之後一個世紀。

3。利未記明顯是祭司寫的,所以稱為「P」作者,(P 代表祭司『priest』),寫於公元前五世紀。

4。至於申命記是另一位「D」作者,(代表申命記『Deuteronomy』),寫於公元前 640-609 年。

 

以下是反駁的理由﹕ 

1。摩西五經反映了公元前十五世紀的埃及社會和當代的社會風俗習慣。

2。其中完全沒有提及耶路撒冷的名字,可見不是後期作品。

3。至於使用耶和華或者以羅欣兩字,都不足以證明有兩位作者。

4。而且摩西有足夠資格和能力寫五經 。            

 

(四)其他批判辦法 

1)編纂批判(Redaction Criticism 

編纂批判家們認為,聖經除了原作者之外,還有一些編纂者。他們將原稿增刪修訂,又決定選用些什麼材料,有時甚至有加上個人的偏見。編纂批判家通常都否認傳統神學家所同意的聖經作者。他們說聖經的書卷,以名人之名字為名,是為了聲譽,作者不一定就是那位先知或使徒。 

他們有一些藉口,說明還有編纂者,例﹕ 

1。摩西不可能寫自己死亡之事,所以很可能申命記34章是另一個人加上去的。

回答﹕——但是,神也可能使用另一個先知(例如約書亞)寫最後一章,這並不等於編纂。

2。申命記二章 10-12 節放在括號內,可見是後人加進去的。

回答﹕——但這實在不成理由,簡直可笑,因為很多文章都有括號,不一定是另一個人加上去的。 

3。箴言有幾個作者,可見是編纂的。

回答﹕——雖然這是真的,箴言三十章是亞古珥寫的,三十一章是利慕伊勒寫的,但不等於編纂,因為神可以默示幾個先知合寫一本書。

 

編纂批判的問題很明顯,例如﹕ 

1。神在聖經中曾多次說不可在祂的話上有所加添,所以不可能日後有編纂者,而且還有這麼多。

2。聖經中沒有神默示編纂者的觀念,只有默示作者,所以編纂觀點,和默示的觀念相反。如果以色列人要試驗先知,他們也要試驗這些編纂者?但聖經沒有提及如何試驗。 

 

2)讀者回應批判(Reader-Response Criticism 

            這是一個相當新穎的聖經批判法,是後現代影響所致。它的研究中心就是﹕經文和讀者的互動。從前傳統的釋經法要研究歷史背景和作者原意。但此批判法不管歷史背景,也不關心文體,它只關心一件事﹕ 就是讀者讀後的反應。批判家們也表示,讀者的解釋也定會被他們所屬的社群所影響,他們稱之為「解釋社團」(Interpretive communities),每個社團都有他們自己的一套釋經規則。 

說到底,讀者的責任就是為經文製造『意義』。讀者是聖經解釋的權威,每一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解釋,而且權威都相當。也許可以說﹕經文沒有『意義』,也沒有絕對真理。 

 

3)解構主義(Deconstruction 

            這也是典型的後現代思潮的影響。要明白解構,就必須先明白什麼是後現代主義,請閱讀《為真道爭辯》「後現代主義」一文。簡單來說,後現代的精神是反抗傳統、認為沒有絕對真理、沒有肯定知識。 

            舉個例,保羅書信是誰寫的?真是保羅嗎?例如,有人因為帖撒羅尼迦後書所用的字眼和前書一樣,所以結論說,是同一個作者。 後現代批判家卻爭論說﹕可能另有一個冒名的保羅,因為他要偽冒,所以蓄意模仿保羅的字眼。這樣說明一件事,我們無法相信保羅書信是保羅寫的,而且不知道是誰寫的。若把這態度再推廣下去,我們對聖經可以有任何意見和解釋。   

 

4正典批判(Canon Criticism) 

正典批判是一個相當新的學科,它不針對某卷書或某段經文,只研究現在聖經正典的選擇過程。所以他們問﹕為什麼這些經卷被選上?這些書目是哪個團體開始採用?那些繼續採用?為什麼? 

學者們懷疑,正典成立時,可能是因為某教派的意見佔上風,以致其他書卷流失。例如﹕當新約的一些次經偽經被發現後,耶穌研討會便高舉《多馬福音》,使之與四福音地位等同,(可見於他們所出版的《五福音》(Five Gospel)。) 

有關新舊約正典成立的討論,請參見《為真道爭辯》「聖經可信」(上)一文。 

 

 

批判「高等批判」 

總而言之,高等批判學家認為,聖經乃根據口傳資料,作者們道聽途說地搜集資料而寫成,又或者心中本有議程,以至作品存在著偏見,而且之後還有其他人可隨意編纂修改。但是高等批判學的問題顯而易見﹕ 

1。高等批判認為除非能證明傳統觀點是對的,否則他們就先以傳統觀點為錯。但這樣的態度是錯的,正確的態度應該是相反。 

2。忽略聖靈的工作。聖經告訴我們,耶穌應許賜下聖靈,使聖經作者想起主耶穌所講的話。 

3。他們視新約故事為神話和民間傳說。他們極度輕視先知、使徒和目擊證人的工作,認為這些人的信用甚低,甚至有如騙子。他們又認為,新約作者分不清那一句是耶穌的話,那一句是自己的話。早期教會也不關心聖經的記載是否屬實。 

4。他們抱有反對超自然事情的偏見(自由派神學家都抱此偏見)。 

5。他們對新約的批判,常是根據文字和風格,但這是很薄弱、很主觀的理由,因為人的寫作風格,可因寫作對象不同或其他原因而改變。所以,不同風格的寫作,仍可能出自同一人。 

6。高等批判根據某些字眼被使用的頻繁性,而決定寫作時代和作者,這也是非常薄弱的論據。舉個例而言,中國基督徒常將「神」和「上帝」二詞交替使用,但這不表示有兩個作者。 

7。無可否認,高等批判的最大禍害是破壞了人對聖經的信心。 

請看以下這位聖經批判學者的話,你就可以知道上邊的評語並不誇張。他說﹕「從我們的觀點而言,常被認為有創見的先知們,甚至他們一時自發的神諭,只不過是直接或引喻式地引用當時所屬社團的權威性傳統……」「整本聖經可視為一個故事……有著能適合不同時代的智慧,這些智慧講及人怎樣在他的時代生活。這故事是以神為中心……充滿了神的行動和說話……聖經完全是歷史的產物,它有著人的限制。批判學只能問,從前寫聖經的人相信上帝說了些什麼話?和做了些什麼事?」[i] 

            賈思樂(Norman Geisler)說,在解釋聖經時,人常犯了一些基本錯誤﹕其一,以為愈新的理論或解釋,就愈可靠;其二,學者的聖經解釋通常都是對的。賈思樂的觀察非常準確,即使在福音派中,這樣的態度亦不罕見。如果是科學發明(例如﹕電腦),大有可能愈新愈好,愈是有名的公司所出產的愈好;但至於道德、信仰、真理和聖經解釋,就不見得愈新愈好,也不見得愈是從學術角度去研究就愈好。而新神學、新正統、聖經批判正是好例子。事實上,很多學者為了要有挑戰性的發現,他們治學並非為了真理。若為個人名譽、理想、和野心去事奉神或者研究聖經,遲早會產生問題。所以賈思樂說﹕「信仰比學術重要。」(Lordship over scholarship)我們應該花時間去發現真理,而不是提出驚人理論,嘩眾取寵。



[i] James Sanders, Canon and Community: A Guide to Canonical Criticism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84), p. 27-29.

 

請繼續參考有關文章﹕

 

芝加哥聖經無誤宣言

聖經有沒有錯?

聖經無誤的證據

「無限無誤」vs「有限無誤」

聖經「有限無誤」的問題 

下一代?聖經無誤發展

福音派何時始為聖經無誤分歧?

我們可以相信新約文本嗎?

聖經批判學 

聖經無誤(Defending Inerrancy)網站上,有簽名支持聖經無誤的邀請,希望大家都支持﹕http://defendinginerrancy.com/sign-the-petition/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391090887749419

 

            

回主頁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