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批判学

节录自《为真道争辩:护教学》下册,第四十二章

 

 

无论保守和非保守的基督徒,都会进行某类形式的圣经批判Biblical Criticism。所以,现在出现了各种的圣经批判学,可归纳为两大类: 

1)低等批判(Lower Criticism)或作经文批判(Textual Criticism,又作:文本批判) 

低等批判尝试从现有的圣经手抄本中找出原文,好让今天的圣经版本尽可能接近原文,愈接近愈好。 

2)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 

一般而言,高等批判学是十八、十九世纪「科学万能、理性至上」的态度的产品。学者们把圣经当作一本人的书,不是超自然的神的话来研究,所以,这也是新神学家的释经办法。他们有一个基本前设,就是:圣经除非被证实,否则应算为有错,是不可靠的。  

总而言之,低等批判问的是:原文讲什么?(What?)高等批判问的是:谁讲的?什么时候讲?在哪儿讲?为什么这样讲?(Who? When? Where? Why? 

 

低等批判 

低等批判学的主要工作是:研究圣经手抄本,设法知道原文说什么。如果可以的话,就找出它的每一个字,愈准确愈好。然后根据学者研究的结果,得出一些「鉴定经文」(Critical text);良好的现代圣经翻译本,都是根据这些鉴定经文翻译的。 

举例来说:马太福音二十六章、马可福音十四章、和哥林多前书十一章都讲到擘饼之事,其次序都是:饼、杯;只有路加福音廿二章17-20节的次序是:杯、饼、杯。中文和合本、英王詹姆斯钦定版(King James Version,简称 KJV)、美国标准版(American Standard versions)都记载这次序;而修正标准版(Revised Standard Version)和新英文圣经(New England Bible)路加福音的这一段,则只有:杯、饼。 

原来古代手抄本中有两个版本。亚力山大抄本(Alexandrian manuscript)有较长的记载,西方手抄本系统(Western family)的记载则较短;二者的17-19节都非常相似,然后较短的版本没有第二次的「杯」。现在大部分人接受长版本,少数人接受短版本。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见圣经有很多手抄本,其中也实在出现了一些差别,但这些差别完全不影响经文的意思,更不会影响人认识上帝和 的救恩。当主耶稣设立擘饼圣礼时,其中有杯和饼,大有可能当天晚上,他们把饼和杯传递了好几次。其实杯和饼的次序及次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杯和饼的意义。 

 

高等批判 

高等批判的哲学基础是:自然主义、不可知论、进化论、存在主义等等。他们有反对超自然事情的精神。所以,自由神学也和高等批判结下不解之缘。 

我们从高等批判学中所得到的知识和益处,根本不及它为教会所带来的不良影响巨大;因为它影响了教会对圣经无误和权威的信任,也影响了教会对上帝话语的研读。在高等批判学的历史中,从开始到现在,都显示了它在反叛上帝。  

下面是高等批判的一些主要派别: 

 

(一)历史批判(Historical criticism 

历史批判乃针对圣经的历史记载,决定它是否属实,还是神话传说;又调查圣经中的人物是否历史人物,还是神话人物。历史批判包括三方面:决定圣经文件的日期和传统、查证圣经中的事件、根据他们的解释重写历史。 

举个例,他们根据罗马书五章12-14节推测,亚当并非历史上第一个人,只不过是以色列人的先祖。至于摩西是否真有其人,出埃及和过红海的记载,是否可信,更是多人攻击的对象。其他旧约历史、先知神迹等亦不幸免,全被批判。他们除了质疑新旧约历史和人物外,最重要的当然是:他们质疑耶稣,认为 跟普通人一样,没有行神迹,也没有自称为神。 

历史批判有一个前设:圣经历史记载都是假的,除非有合理性的证据,否则不能被接纳为历史。然而,神已藉著现代考古学的发现,回应了历史批判,并推翻很多学者所提出的质疑。(请见《为真道争辩》「圣经可信」下一文。) 

 

(二)来源批判(Source Criticism 

来源批判乃是研究圣经资料的来源、作者、写作日期等。有时他们认为某些书卷是假的,甚至后来还主张修改圣经正典。 

一个流行的例子,就是符类福音(指马太、马可、路加)的研究。他们认为有一本最早关于耶稣生平的记录,叫做《Q》(Q 来自德文 「Quelle」,即来源之意。)据称,《Q 》乃是耶稣言论的汇集,而其他福音书作者就以此为根据来写作。 

他们认为马太、马可、路加三者同源,都来自《 Q 》福音。三作者都以 《Q》 为根据来写他们的书。然后另有人说符类福音主要有两个来源,即:《Q 》和马可,二者同时成为马太和路加的写作资料。 

下面两个理由可以反驳他们: 

1。根据圣经,福音书作者都自称是目击证人,又或者是根据目击证人的见证写的,不是道听途说的。例如路加自称是耶稣时代的目击证人(路一1-2),约翰福音的作者亦然。(约一14 

2。《Q 》福音并不存在,绝对是假想中的产品,除了存在于现代圣经批判者的想像中,历史上从没有人提起它,也没有任何手抄本,或考古学证据可作支持。 

 

)形式批判(Form Criticism文体批判(Literary Criticism 

形式批判乃研究文体的种类,也涉及对作者和日期的研究。研究的人总喜欢把写作日期延后,和喜欢怀疑传统的圣经作者。 

圣经学者威尔浩生(Julius Wellhausen)的「文件理论」(Documentary theory)对摩西五经的批判,可算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在他之前,史蒙(Richard Simon)已经提出当摩西五经谈到神的时候,其中有些地方用耶和华(Jehovah)这个字,但有些地方用以罗欣(Elohim),所以他认为至少有两个作者。然后,威尔浩生发表了更进一步的文件理论,认为五经有四个作者(JEPD),而且是很后期的作品。根据这个理论: 

1。凡使用耶和华的地方是「J」作者,写于公元前九世纪的。

2。凡使用以罗欣的地方是「E」作者,写于「J」之后一个世纪。

3。利未记明显是祭司写的,所以称为「P」作者,(P 代表祭司『priest』),写于公元前五世纪。

4。至于申命记是另一位「D」作者,(代表申命记『Deuteronomy』),写于公元前 640-609 年。

 

以下是反驳的理由: 

1。摩西五经反映了公元前十五世纪的埃及社会和当代的社会风俗习惯。

2。其中完全没有提及耶路撒冷的名字,可见不是后期作品。

3。至于使用耶和华或者以罗欣两字,都不足以证明有两位作者。

4。而且摩西有足够资格和能力写五经 。  

           

 

(四)其他批判办法 

1)编纂批判(Redaction Criticism 

编纂批判家们认为,圣经除了原作者之外,还有一些编纂者。他们将原稿增删修订,又决定选用些什么材料,有时甚至有加上个人的偏见。编纂批判家通常都否认传统神学家所同意的圣经作者。他们说圣经的书卷,以名人之名字为名,是为了声誉,作者不一定就是那位先知或使徒。 

他们有一些藉口,说明还有编纂者,例: 

1。摩西不可能写自己死亡之事,所以很可能申命记34章是另一个人加上去的。

回答:——但是,神也可能使用另一个先知(例如约书亚)写最后一章,这并不等于编纂。

2。申命记二章 10-12 节放在括号内,可见是后人加进去的。

回答:——但这实在不成理由,简直可笑,因为很多文章都有括号,不一定是另一个人加上去的。 

3。箴言有几个作者,可见是编纂的。

回答:——虽然这是真的,箴言三十章是亚古珥写的,三十一章是利慕伊勒写的,但不等于编纂,因为神可以默示几个先知合写一本书。

 

编纂批判的问题很明显,例如: 

1。神在圣经中曾多次说不可在 的话上有所加添,所以不可能日后有编纂者,而且还有这么多。

2。圣经中没有神默示编纂者的观念,只有默示作者,所以编纂观点,和默示的观念相反。如果以色列人要试验先知,他们也要试验这些编纂者?但圣经没有提及如何试验。 

 

2)读者回应批判(Reader-Response Criticism 

这是一个相当新颖的圣经批判法,是后现代影响所致。它的研究中心就是:经文和读者的互动。从前传统的释经法要研究历史背景和作者原意。但此批判法不管历史背景,也不关心文体,它只关心一件事: 就是读者读后的反应。批判家们也表示,读者的解释也定会被他们所属的社群所影响,他们称之为「解释社团」(Interpretive communities),每个社团都有他们自己的一套释经规则。 

说到底,读者的责任就是为经文制造『意义』。读者是圣经解释的权威,每一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解释,而且权威都相当。也许可以说:经文没有『意义』,也没有绝对真理。 

 

3)解构主义(Deconstruction 

这也是典型的后现代思潮的影响。要明白解构,就必须先明白什么是后现代主义,请阅读《为真道争辩》「后现代主义」一文。简单来说,后现代的精神是反抗传统、认为没有绝对真理、没有肯定知识。 

举个例,保罗书信是谁写的?真是保罗吗?例如,有人因为帖撒罗尼迦后书所用的字眼和前书一样,所以结论说,是同一个作者。 后现代批判家却争论说:可能另有一个冒名的保罗,因为他要伪冒,所以蓄意模仿保罗的字眼。这样说明一件事,我们无法相信保罗书信是保罗写的,而且不知道是谁写的。若把这态度再推广下去,我们对圣经可以有任何意见和解释。          

 

4正典批判(Canon Criticism 

正典批判是一个相当新的学科,它不针对某卷书或某段经文,只研究现在圣经正典的选择过程。所以他们问:为什么这些经卷被选上?这些书目是哪个团体开始采用?那些继续采用?为什么? 

学者们怀疑,正典成立时,可能是因为某教派的意见占上风,以致其他书卷流失。例如:当新约的一些次经伪经被发现后,耶稣研讨会便高举《多马福音》,使之与四福音地位等同,(可见于他们所出版的《五福音》(Five Gospel)。) 

有关新旧约正典成立的讨论,请参见《为真道争辩》「圣经可信」(上)一文。 

 

 

批判「高等批判」 

总而言之,高等批判学家认为,圣经乃根据口传资料,作者们道听途说地搜集资料而写成,又或者心中本有议程,以至作品存在著偏见,而且之后还有其他人可随意编纂修改。但是高等批判学的问题显而易见: 

1。高等批判认为除非能证明传统观点是对的,否则他们就先以传统观点为错。但这样的态度是错的,正确的态度应该是相反。 

2。忽略圣灵的工作。圣经告诉我们,耶稣应许赐下圣灵,使圣经作者想起主耶稣所讲的话。 

3。他们视新约故事为神话和民间传说。他们极度轻视先知、使徒和目击证人的工作,认为这些人的信用甚低,甚至有如骗子。他们又认为,新约作者分不清那一句是耶稣的话,那一句是自己的话。早期教会也不关心圣经的记载是否属实。 

4。他们抱有反对超自然事情的偏见(自由派神学家都抱此偏见)。 

5。他们对新约的批判,常是根据文字和风格,但这是很薄弱、很主观的理由,因为人的写作风格,可因写作对象不同或其他原因而改变。所以,不同风格的写作,仍可能出自同一人。 

6。高等批判根据某些字眼被使用的频繁性,而决定写作时代和作者,这也是非常薄弱的论据。举个例而言,中国基督徒常将「神」和「上帝」二词交替使用,但这不表示有两个作者。 

7。无可否认,高等批判的最大祸害是破坏了人对圣经的信心。 

请看以下这位圣经批判学者的话,你就可以知道上边的评语并不夸张。他说:「从我们的观点而言,常被认为有创见的先知们,甚至他们一时自发的神谕,只不过是直接或引喻式地引用当时所属社团的权威性传统……」「整本圣经可视为一个故事……有著能适合不同时代的智慧,这些智慧讲及人怎样在他的时代生活。这故事是以神为中心……充满了神的行动和说话……圣经完全是历史的产物,它有著人的限制。批判学只能问,从前写圣经的人相信上帝说了些什么话?和做了些什么事?」[1] 

贾思乐(Norman Geisler)说,在解释圣经时,人常犯了一些基本错误:其一,以为愈新的理论或解释,就愈可靠;其二,学者的圣经解释通常都是对的。贾思乐的观察非常准确,即使在福音派中,这样的态度亦不罕见。如果是科学发明(例如:电脑),大有可能愈新愈好,愈是有名的公司所出产的愈好;但至于道德、信仰、真理和圣经解释,就不见得愈新愈好,也不见得愈是从学术角度去研究就愈好。而新神学、新正统、圣经批判正是好例子。事实上,很多学者为了要有挑战性的发现,他们治学并非为了真理。若为个人名誉、理想、和野心去事奉神或者研究圣经,迟早会产生问题。所以贾思乐说:「信仰比学术重要。」(Lordship over scholarship)我们应该花时间去发现真理,而不是提出惊人理论,哗众取宠。 

               

 



[1] James Sanders, Canon and Community: A Guide to Canonical Criticism (Philadelphia: Fortress Press, 1984), p. 27-29.

 

 

请继续参考有关文章

 

芝加哥圣经无误宣言

圣经有没有错?

圣经无误的证据

「无限无误」vs「有限无误」

圣经「有限无误」的问题

下一代?圣经无误发展

福音派何时始为圣经无误分歧?

我们可以相信新约文本吗?

圣经批判学 

圣经无误Defending Inerrancy网站上有签名支持圣经无误的邀请希望大家支持http://defendinginerrancy.com/sign-the-petition/

 

 

 

 

分享於: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2vro6.html

 


 

回主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