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保羅新觀 

張逸萍譯自﹕「N.T. Wright and the New Perspective on Paulby Ligon Duncan

http://www.ligonier.org/learn/articles/nt-wright-and-new-perspective-paul

Permission from Ligonier Ministries

 

 

 

有一位年輕人,是我們的會員和讀者,曾問及悉尼(Sydney)聖公會圈子中現時的一個討論,這題目終有一天會影響每個人。所以我在這裏簡單解釋。 

稱義是上帝的作為, 祂白白地把恩典賜予罪人;由此赦免他們所有的罪,接納他們,並在祂的眼中算他們為義;並不是因為他們自己有什 麼,也不是因為他們作了什麼;而是惟獨因為基督的完美 的順服和完全的補償,由上帝歸算在他們的身上;且是惟獨藉著信心才能領受的《西敏斯特小教理問答》,33 

 

爭議 

「保羅新觀」(New Perspective on Paul)一詞,是J.D.G. Dunn)在1982年首創的,用以形容他所提倡的,對保羅神學的一種新觀點。這觀點是建基於幾個較早學者的工作,如桑德E.P.Sanders)的《Paul and Palestinian Judaism》(1977),現在有很多不同領域的學者支持它。一位世界知名的保羅神學家,特(N.T.(Tom) Wright),他的口才甚佳的,是聖公會福音派人士,又是現今西寺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的教規神學家(Canon theologian),所以非常有名氣。因本文的範圍,特的職位,在他很多書,如《再思保羅神學爭議》(What St Paul Really Said )中,已有介紹。 

 

保羅新觀是什麼? 

保羅新觀這樣說﹕第一世紀的猶太教,不是一個靠立功的宗教,卻是一個因為神的恩典而有的盟約團體。他們絕不是在自省下良心受苦, 掙扎著要守律法、要藉著行為稱義;主流猶太教懂得,通過上帝的盟約,他們已經與祂和好了。律法不是得救之途,卻是為了能保守自己在救恩中。為了適當地回應上帝盟約的憐憫,所以遵守神的律法。 

保羅對猶太教的質疑,不在於她靠行為稱義,不如更正教改革宗所了解的, 而是堅持只有猶太人才能有這盟約的地位。這樣堅決主張,結果否定了耶穌就是那應許中的彌賽亞,否認祂應驗了舊約對猶太人和外邦人同得救恩的許諾。保羅用以闡明這點的,就是猶太人堅持他們民族的特權的象征,即是保羅新觀所明白的,保羅書信中的『行律法』就是割禮、安息日、和摩西的法規。所以 保羅肯定,加拉太的外邦信徒,不需要遵守這些,而仍有同等的身份。

 

特﹕保羅到底講了什麼 

賴特所認識的保羅大約如下﹕保羅教導,基督在上帝的憤怒面前,作為挽回祭,是代表性和代替性的工作。耶穌總結了以色列人的歷史,實現了神盟約的應許。作為最後的亞當,祂創始了一個新的人類。上帝在耶穌復活時,稱祂為義的裁決,現在延伸至信徒,讓他們可以預期在審判大日,得到最後的無罪宣判。最後被宣判無罪,或作信徒將來的稱義,是按照他在恩典中,和聖靈領導下,所過的一生。 

上帝恩典的作用是這樣的﹕藉著傳福音,神的靈大有能力的工作,可以轉化心靈,產生信心,叫人相信基督為復活之主。  

第一世紀的猶太人和第一世紀的基督徒之分別,主要不在於他們對救恩的態度。他們都相信救恩來自上帝恩典的盟約,好行為是信心推動愛的後果;他們都願意以無虧的良心來事奉上帝,都等候在上帝審判座前,在上帝審查他們一生的行為之後,得著最終的無罪宣判。他們的不同在於對耶穌的態度。猶太人拒絕把祂當作彌賽亞,並堅持上帝的盟約只是給猶太人的,而且有割禮、安息日和飲食規則為標,這就是保羅所講的「行律法」。基督徒相信耶穌是彌賽亞,祂為神的子民帶來所應許的赦罪,在各國各民中建立祂的教會,又使舊約特有的要求變得不必要,相信耶穌就足夠了。 

稱義不是憐憫的行動,也不是形容人的得救; 卻是宣稱某人已經得著憐憫,他已經是一個更新盟約團體的一分子。 

 

評論 

保羅新觀的某些方面,有它的優點,尤其它提醒我們,要考慮保羅書信的背景是第一世紀,不能單透過十六世紀的馬丁路德和加爾文的眼光而讀;猶太人和外邦人的衝突,是很有關聯的議題。可是,新觀也有著值得注意的問題。 

 

(一)第一世紀猶太教 

若沒有舊約的亮光,任何有關第一世紀猶太教的言,就不一定可信。亞伯拉罕的盟約是恩典之約。上帝和以色列人所立的盟約也是有恩典的,無論我們怎樣講及其他方面,它適合被救贖之人去遵守,作為感恩的回應。猶太人完全沒有資格說,因為自己的功績而配得特殊地位。 

可是,問題是﹕ 「不為立功而遵守律法,符合恩典盟約。但這想法在保羅時代的猶太教中,是否佔優勢?」多種不同觀點的學術性研究,都不同意[例﹕ D. A. Carson, Peter T. O’Brien & Mark Seifrid (eds), Justification and Variegated Nomism, v. 1: The Complexities of Second Temple Judaism]. 

的確,我們可以假設,正如一般經驗告訴我們,無論什麼信仰,虔誠的人都有一個根深蒂固的傾向,都以自己是誰,或者他們做了一些什麼,為憑藉,希望上帝對他們仁慈一點第一世紀的猶太教亦然。 

但請不要以為﹕我們不必在聖經以外找答案。 第一 一般讀聖經的人,認為多數猶太人拒絕耶穌為「立約的使」(瑪三1),又拒絕祂就是那實質(賽四十二6),就是拒絕這個盟約。 

第二,讀經的人看見,多數的猶太人實在是強調靠行為稱義,可是卻講神的憐憫,作為掩飾﹕ 他們說﹕「因為我們祖宗亞伯拉罕的恩約,我們是上帝的兒女。」馬上,他們的行為卻顯出不是,所以他們未有正確地明白。舊約的先知們,講過很多類似的話,新約亦如此。猶太人的特殊地位,變成他們的絆腳石。真正的問題,是他們心裏的自負,他們自信於自己種族的標誌或其他獨特之處。光是依賴有亞伯拉罕為父(見﹕路三7)是不足夠的。 

的確,舊約和新約都認為,屬靈的以色列人和肉身的以色列人有區別。「從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 

和猶太教一樣,羅馬天主教也強調本乎恩藉著信的救恩;若仔細檢查,可以看見,他們沒有排除人的功績 。上帝從沒有賜的傳統,和救恩不相符的做法,都是必須的。在對基督有信心之外,這些都被視為引至救恩的手段。天特會議(Council of Trent (1545-63))後,甚至寫成教理,當然也和流行的草根天主教纏結一起,直到今天。 

 

(二)稱義 

我們若對救恩的了解不平衡,稱義一事就會被扭歪。當然,我們不是因為「相信因信稱義」而稱義,卻是通過真正的信心,就是,不靠自己,只相信基督, 「祂的復活叫我們稱義」。馬丁路德對雅各書的態度非常負面,因為他以為此書和他至愛的教義有衝突。還有很多人也忽略了﹕當信徒面對恩典,他應該以神的律法作為守則。於是流於分割信心和行為。 

我們自己的蘇格蘭長老會『拉比』John Duncan (1796-1870))博士說﹕「基督此人是基礎」,又說﹕「因信稱義是很多教義的相會點,神學理論的聚中心;但它卻不是基礎教義。」[J.M.Brentnall (ed.), ‘Just a Talker’- Sayings of John (‘Rabbi)’ Duncan (Edinburgh 1997, p. 102] 若能帶出「以基督為中心,憑信心與祂聯合」,我想,我們就可以正確地糾正一些有關福音的流行講法。可是,對稱義的傳統定義正確與否?不必詳盡地講很多話我無法不認為,羅馬書一至三章指控的是全人類包括猶太人和外邦人 。我們難於以為,只有猶太人才會「行律法」,這段聖經可應用在所有人身上,無論是猶太人或外邦人。上帝的要求常包括靈性上的和道德上的義,所以說,我們都失敗了(羅三19),需要彌賽亞身上的神的義,「耶和華 」(耶二十三6;羅三21)被算為我們的。保羅認為任何靠行為,都和因信稱義對立(羅四5),所以保羅丟棄因律法而得的萬事,為了得著因信基督而有的腓三9)。若輕描淡寫這『轉移』,結果就沒有肯定基督的義被算為罪人的義;加上將神的義,當為神盟約的信實,是一個嚴重的轉變,會一直影響到將來。 

即便保羅有某些地方,主要是關心福音創造一個整體的上帝子民,而不是講及個人怎樣得救,但傳統更正教對律法/福音的對比,就是如此。稱義是每一個相信耶穌之人的地位,人因為稱義,所以成為神家一分子,但這不是它的意思。 

 

(三)信心和行為 

從傳統的觀點而言,稱義的基礎在於基督所成就的,在審判大日得到確定和宣告。可是,特說﹕「基於信心,現在的稱義宣告,將來的稱義所公開肯定的(根據﹕羅二14-16 ,八9-11)」(WSPRS, p. 129)這樣的話,使我們難於避免「稱義需要信心和行為」的想法,這就和保羅在恩典和罪人得稱義的教導不調和。這樣的教導,似乎和傳統羅馬天主教所主張的,救恩需要信心和行為,很接近。尤其它說﹕「神把我們帶到祂的盟約中,但我們藉聖靈的幫助,因非立功的工作,保守自己在其內。」

所有真正的更正教徒強調,「被稱義的人,不是光有信心,還有所有恩典常常同來;不是死的信心,而是因著愛而有行為。」(WCF 11:2)我們並非反對要有好行為,但我們把它放在應有的位置上,它是這個新關係的果子。我們違反了神的律法,在定罪之下,基督為我們遵守了神的律法,背負我們的責罰。我們不能因為自己對盟約忠實,以為這樣就得著神的接納;卻是因為基督的服從,祂為首地代表了我們。 

那麼,稱義所基的功績,是基督的死;基督復活,是宣佈它;信心是得著它的辦法;好行為是稱義的證據,證明和顯示神的拯救。賞賜不是派發工資似的,卻是因為神透過基督的恩典,不但因為我們的功績,也因為祂隨意地賞賜。這些都是重要的區分。Edward Mote)這樣說﹕ 

我心所望別無根基,惟有救主流血公義;

除此以外虛空無憑,我獨靠主耶穌聖名。

末日聽見號筒聲音,與主相遇永遠相親;

穿上救主雪白義袍,潔白無瑕同受榮耀。

 

***

 

保羅新觀有一些好洞,卻帶來它歪曲之處。當然,所有傳統都應憑聖經被批判,而我們都是活在自己的時代裏。 

保羅新觀似乎是回應很多新教徒的過度個人主義。它正確地反映了某些罪行,如基督徒在大屠殺中的夥伴關係;它認識基督徒合一的重要,為了更正教和羅馬天主教而悲哀痛哭,因為她們在一個靈性上有需要的世界中分歧,這也是對的。它的的理論被這些因素影響,似乎比被聖經影響更大。

 

The Presbyterian Banner, May 2002

 

 

J. Ligon Duncan III 博士Jackson, Mississippi 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 的主任牧師,又是 Alliance of Confessing Evangelicals 的會長。

 

 

請繼續閱讀幾篇評論保羅新觀的文章﹕

保羅新觀﹕繞過基督的代刑和贖罪

「保羅新觀」怎樣危害改革宗神學?

保羅新觀合乎聖經嗎?

康來昌牧師回應保羅新觀﹕異端

賴特和保羅新觀

辯衛保羅舊觀,保羅講了什麼?

保羅新觀是什麼?有什麼不妥?

保羅新觀﹕比較加爾文和賴特 

卡森駁斥保羅新觀(1,2,3

林慈信牧師評「保羅新觀」

三思保羅神學爭議


 

分享於﹕http://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143549709170206

            

回主頁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