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放屁蟲﹕見證創造論,不是進化論

張逸萍譯自﹕The Evolution of a Creationist by Dr. Jobe Martin

 (http://www.evolutionofacreationist.com/files/TheEvolutionofaCreationist.pdf), p. 39-42.

http://2.bp.blogspot.com/_Br1rQvAweME/TFBZtpOVtEI/AAAAAAAAAC4/JwlPQwCwKss/s1600/Bombardier+Beetle.jpg

Image source

世界上若有任何生物不可能是進化來的,那一定是放屁蟲(Bombardier Beetle)無疑,因為它需要上帝來創造它,和它所有運作完全的器官系統。人們研究這驚人的昆蟲已經有一段時日。1928年,C. L. Metcalf R. L. Flint 兩位作者這樣說﹕ 「這放屁蟲,學名﹕龐巴迪甲蟲(Brachinus),能噴出辛辣的體,出時還發出清晰的爆破聲和一小片煙霧,看似從砲所噴出的煙。[i]之後,《時代雜誌》報導﹕

……放屁甲蟲在動物界中似乎很獨特。它的防衛系統超常地錯綜複雜,好像催淚瓦斯,又像腹上長了一支槍。當這甲蟲意識到有危險,它就會和﹕在一個體腔內的酵,和在第二個體腔裏的無大害的化合物,過氧化氫(hydrogen peroxide)和對苯二hydroquinones)的於是產生腐蝕性benzoquinone),華氏212度高溫的、有毒的噴霧,從它的身體爆炸出來。更甚的是,這液體從身體後邊兩個可旋轉的噴嘴噴出來,好像B-17槍的塔,以對準心般的準確度,擊中一隻饑餓的螞蟻或青蛙。[ii]

也許你會想知道進化論者怎樣解釋這一不可思議的昆蟲。進化論者Mark Isaak 說﹕

放屁蟲是否看似設計產品?是的,它們看似進化程序所設計的。它們的特征、行為、和分佈,正適合進化過程所創造出來的樣式。沒有人在放屁蟲身上找到任何東西,和進化論不吻合。[iii]

進化過程沒思想、沒指引、沒目的、隨機遇的,它怎樣『創造』?猶太學者 Lee Spetner 博士說﹕

新達爾文理論(neo-Darwinian theory)的一個基本特征就是隨機遇性。我們沒有已知的物理或化學機制,能產生可遺傳的改變、改進適應力、或增加生物的複雜性。故此,新達爾文主義者必須使用機遇來解釋所需的變化。這樣,他們希望,藉著物競天擇的可能方向,他們就能描繪一個進化過程,以解釋生命的自然出現和發展。

於是,新達爾文主義就排除了『非隨機性』作為變化的一個主要特征。[iv]

當進化論使用機遇來解釋放屁蟲的存在和複雜性時,它問題重重。它的特別化學物進化過程的每一步,都可能毀滅它。這隻一寸半長的放屁蟲,攪拌化學物,產生類似爆炸般的猛烈反應。它怎麼可能藉著進化過程得到一個這麼複雜的防衛辦法,而不在過程中毀滅自己?這個問題叫很多進化論團體摸不著頭腦。進化論說,你若不使用〔一個作能〕,你就失掉它;但除非它已經完成了,而且功能完全,你怎麼能使用它?

我們有兩個選擇。其一是相信一個沒思想的、胡亂的、機遇的過程,帶來生物體維持和防衛生命的基本所需。另一個選擇是﹕相信上帝藉著祂至高無上的智慧,設計和創造了對這生物有好處的特征,而且在它的基因中寫下密碼。無論是一個新的酵、或化學物、或器官、或鰭、或鳥嘴、或骨骼,從無神的進化論而言,都是機遇的、沒思想的、無法解釋地進化,直到這生物獲得它的新的改良特征。作為一個創造主義者,我們認為從上帝創造這甲蟲時,它就是這個樣子的,有著詳的、功能完全的、複雜得難以置信的防衛功能。

放屁蟲的複雜性是不可縮減的。我們是否還記得在小學四年級時,我們把分數簡化,直到它不可能再被簡化?這甲蟲是不能再被簡化的了!它若缺乏任何部分,就不能防衛自己,或更甚的是,它會自己炸死自己。當然,它若自己炸死自己,就不能再進化了。那麼,它怎麼能達至現在的樣子?進化論者可能這樣說﹕「孕育萬物的大自然(Mother nature)、有益的突變、物競天擇、加上時間,就成功了。」創造主義者卻說﹕「神創造它。」(順便問﹕制造所有這些神奇事情的「孕育萬物的大自然」是什麼?是誰?

為了預防它炸死自己,這甲蟲制造一種化學物,叫做『抑制劑』(inhibitor),混和在其他能產生反應的化學物之中。因為有這抑制劑,所以它不能制造趕走敵人的高溫液體和氣體。若沒有保護自己的辦法蜘蛛就可把它吃掉,於是這甲蟲的就性命難保了。已死的甲蟲不能藉著進化過程而得到保護自己的另一種化學物,就是『抗抑劑』anti-inhibitor)。[v]當這抗抑劑混和到其他化學物中,就產生爆炸,於是這甲蟲就可以保護自己了。

可是,還有一個問題。這甲蟲必須有一個格外堅韌的『燃燒腔』。這體腔必須有一個出口,釋放猛烈的化學作用所產生的能量,否則我們又有一隻死甲蟲。問題解決了﹕這個獨特的生物擁有所需的設備,包括一個雙尾的管,作為防衛作用的『排放』。這些管可瞄準它的敵人,從身後向前噴,形成一個180度的形。它不會射向友善的生物,只瞄準它的敵人,令人讚歎!一隻身長一寸半的昆蟲,怎樣懂得瞄準和射向威脅它的敵人?

當這小蟲發出它的炮轟(可從身體的一邊,或兩邊),我們人類只聽見『砰』的一聲。但它卻不僅僅是一聲『』,它實在是一連串的『砰』,但快速到一個地步,我們只聽見一聲的『砰』。如果只有一聲大的『砰』,它就好像燃點了噴射引擎的再燃裝置,這小的生物便會把自己炸得粉碎,沒了。但因它是一連串的『砰』,所以小蟲安然無令人震

它那難以置信地複雜的神經系統和化學物系統從哪進化來?在動物界中,沒有像放屁蟲的。它是不是「不具人格、加上時間、加上機遇」的好例子?還是精心設計創造物的上帝,一個特別錯綜複雜的創造例子?哪一個信念系統更能解釋這令人驚訝的放屁蟲﹕進化論?創造論?[vi]

 

 

 


附註﹕The Evolution of a Creationist 的中文翻譯本是﹕《蛻繭成蝶——一個創造論者是如何“煉成”的》(http://book.edzx.com/Book/1148/Index.aspx )。該書的英文網站是﹕http://www.evolutionofacreationist.com/





[i] C. L. Metcalf and W. P. Flint, Destructive and Useful Insects, 4th ed. (New York: McGraw-Hill, 1962), p. 24.

[ii] Natalie Angier reported by Rick Thompson/San Francisco, Time Magazine (February 25, 1985), p. 70.

[iii] “Bombardier Beetles and the Argument of Design,” by Mark Isaak @www.talkorigins.org/faqs/bombardier.html.

[iv] Lee Spetner, Not By Chance! (Brooklyn: Judaica Press, 1998), p. 209.

[v] Duane T. Gish, Creation Scientists Answer Their Critics (El Cajon: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1993), pp.101-104.

[vi] Duane Gish, Ph.D., Dinosaurs Those Terrible Lizards (San Diego: Creation Life Publishers), pp. 50-55. These pages describe the Bombardier Beetle. This children’s book is primarily about dinosaurs. Also see Duane Gish, Ph.D., Dinosauby Design (Colorado Springs: Master Books, 1992), p. 83.

 

 

行動中的放屁蟲——http://www.youtube.com/watch?v=Pib9qT-pccI

        

回主頁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