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放屁虫:见证创造论,不是进化论

张逸萍译自:The Evolution of a Creationist by Dr. Jobe Martin

 (http://www.evolutionofacreationist.com/files/TheEvolutionofaCreationist.pdf), p. 39-42.

http://2.bp.blogspot.com/_Br1rQvAweME/TFBZtpOVtEI/AAAAAAAAAC4/JwlPQwCwKss/s1600/Bombardier+Beetle.jpg

Image source

 

世界上若有任何生物不可能是进化来的,那一定是放屁虫(Bombardier Beetle)无疑,因为它需要上帝来创造它,和它所有运作完全的器官系统。人们研究这奇妙惊人的昆虫已经有一段时日。1928年,C. L. Metcalf R. L. Flint 两位作者这样说: 「这放屁虫,学名:庞巴迪甲虫(Brachinus),能喷出辛辣的液体,排出时还发出清晰的爆破声和一小片烟雾,看似从小型大炮所喷出的烟。」[1]之后,《时代杂志》报导:

……放屁甲虫在动物界中似乎很独特。它的防卫系统超常地错综复杂,好像催泪瓦斯,又像肚腹上长了一支枪。当这甲虫意识到有危险,它就会搀和:在一个体腔内的酵,和在第二个体腔里的无大害的化合物,过氧化氢(hydrogen peroxide)和对苯二酚(hydroquinones)的浓液。于是产生腐蚀性的苯醌(benzoquinone),华氏212度高温的、有毒的喷雾,从它的身体爆炸出来。更甚的是,这液体从身体后边两个可旋转的喷嘴喷出来,好像B-17枪的炮塔,以对准靶心般的准确度,击中一只饥饿的蚂蚁或青蛙。[2]

也许你会想知道进化论者怎样解释这一只不可思议的昆虫。进化论者Mark Isaak说:

放屁虫是否看似设计产品?是的,它们看似进化程序所设计的。它们的特征、行为、和分布,正适合进化过程所创造出来的样式。没有人在放屁虫身上找到任何东西,和进化论不吻合。[3]

进化过程没思想、没指引、没目的、随机遇的,它怎样『创造』?犹太学者 Lee Spetner 博士说:

新达尔文理论(neo-Darwinian theory)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随机遇性。我们没有已知的物理或化学机制,能产生可遗传的改变、改进适应力、或增加生物的复杂性。故此,新达尔文主义者必须使用机遇来解释所需的变化。这样,他们希望,藉著物竞天择的可能方向,他们就能描绘一个进化过程,以解释生命的自然出现和发展。

于是,新达尔文主义就排除了『非随机性』作为变化的一个主要特征。[4]

当进化论使用机遇来解释放屁虫的存在和复杂性时,它问题重重。它的特别化学物进化过程的每一步,都可能毁灭它。这只一寸半长的放屁虫,搅拌化学物,产生类似爆炸般的猛烈反应。它怎么可能藉著进化过程得到一个这么复杂的防卫办法,而不在过程中毁灭自己?这个问题叫很多进化论团体摸不著头脑。进化论说,你若不使用[一个作能],你就失掉它;但除非它已经完成了,而且功能完全,你怎么能使用它?

我们有两个选择。其一是相信一个没思想的、胡乱的、机遇的过程,带来生物体维持和防卫生命的基本所需。另一个选择是:相信上帝藉著 至高无上的智慧,设计和创造了对这生物有好处的特征,而且在它的基因中写下密码。无论是一个新的酵、或化学物、或器官、或鳍、或鸟嘴、或骨骼,从无神的进化论而言,都是机遇的、没思想的、无法解释地进化,直到这生物获得它的新的改良特征。作为一个创造主义者,我们认为从上帝创造这甲虫时,它就是这个样子的,有著周详的、功能完全的、复杂得难以置信的防卫功能。

放屁虫的复杂性是不可缩减的。我们是否还记得在小学四年级时,我们把分数简化,直到它不可能再被简化?这甲虫是不能再被简化的了!它若缺乏任何部分,就不能防卫自己,或更甚的是,它会自己炸死自己。当然,它若自己炸死自己,就不能再进化了。那么,它怎么能达至现在的样子?进化论者可能这样说:「孕育万物的大自然(Mother nature)、有益的突变、物竞天择、加上时间,就成功了。」创造主义者却说:「神创造它。」(顺便问:制造所有这些神奇事情的「孕育万物的大自然」是什么?是谁?)

为了预防它炸死自己,这甲虫制造一种化学物,叫做『抑制剂』(inhibitor),混和在其他能产生反应的化学物之中。因为有这抑制剂,所以它不能制造赶走敌人的高温液体和气体。若没有保护自己的办法,蜘蛛就可把它吃掉,于是这甲虫的就性命难保了。已死的甲虫不能藉著进化过程而得到保护自己的另一种化学物,就是『抗抑剂』(anti-inhibitor)。[5]当这抗抑剂混和到其他化学物中,就产生爆炸,于是这甲虫就可以保护自己了。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这甲虫必须有一个格外坚韧的『燃烧腔』。这体腔必须有一个出口,释放猛烈的化学作用所产生的能量,否则我们又有一只死甲虫。问题解决了:这个独特的生物拥有所需的设备,包括一个双尾的管,作为防卫作用的『排放管』。这些管可瞄准它的敌人,从身后向前喷,形成一个180度的弧形。它不会射向友善的生物,只瞄准它的敌人,令人赞叹!一只身长一寸半的昆虫,怎样懂得瞄准和射向威胁它的敌人?

当这小虫发出它的炮轰(可从身体的一边,或两边),我们人类只听见『砰』的一声。但它却不仅仅是一声『砰』,它实在是一连串的『砰』,但快速到一个地步,我们只听见一声的『砰』。如果只有一声大的『砰』,它就好像燃点了喷射引擎的再燃装置,这微小的生物便会把自己炸得粉碎,没了。但因它是一连串的『砰』,所以小虫安然无恙!令人震惊!

它那难以置信地复杂的神经系统和化学物系统从哪进化来?在动物界中,没有像放屁虫的。它是不是「不具人格、加上时间、加上机遇」的好例子?还是精心设计创造物的上帝,一个特别错综复杂的创造例子?哪一个信念系统更能解释这令人惊讶的放屁虫:进化论?创造论?[6]

 

   



附注﹕The Evolution of a Creationist 的中文翻译本是﹕《蜕茧成蝶——一个创造论者是如何“炼成”的》(http://book.edzx.com/Book/1148/Index.aspx ) 。该书的英文网站是﹕http://www.evolutionofacreationist.com/



[1] C. L. Metcalf and W. P. Flint, Destructive and Useful Insects, 4th ed. (New York: McGraw-Hill, 1962), p. 24.

[2] Natalie Angier reported by Rick Thompson/San Francisco, Time Magazine (February 25, 1985), p. 70.

[3] “Bombardier Beetles and the Argument of Design,” by Mark Isaak @www.talkorigins.org/faqs/bombardier.html.

[4] Lee Spetner, Not By Chance! (Brooklyn: Judaica Press, 1998), p. 209.

[5] Duane T. Gish, Creation Scientists Answer Their Critics (El Cajon: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1993), pp.101-104.

[6] Duane Gish, Ph.D., Dinosaurs Those Terrible Lizards (San Diego: Creation Life Publishers), pp. 50-55. These pages describe the Bombardier Beetle. This children’s book is primarily about dinosaurs. Also see Duane Gish, Ph.D., Dinosauby Design (Colorado Springs: Master Books, 1992), p. 83.

 

 

行动中的放屁虫——http://www.youtube.com/watch?v=Pib9qT-pccI

 

分享於: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6712e0101cvcu.html

 

 

 

回主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