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較耶穌和斯密約瑟(摩門教教主)

張逸萍譯自「Jesus and Joseph Smith」(http://www.utlm.org/onlineresources/tract_jesusandjosephsmith.htm [1]

 

 

Jesus and Joseph Smith Tract

 

在摩門神學中,斯密約瑟(Joseph Smith)有著無比重要的地位。該教會的第二任總會長,楊百翰(Brigham Young)經常這樣稱讚他﹕

現在讓我們來看救主的品格,又看那些舊約新約作者們的品格,然後比較這工作的創始人斯密約瑟的……你會發現他的品格,和聖經所提到的任何人的,一樣誠實公正。若所有事實都清楚,我們不可能在世界上找到任何人,比先知斯密約瑟二世,與及和他一同被謀殺的兄弟斯密海侖(Hyrum Smith)的品格更美好。 (Journal of Discourses, vol. 14, p. 203)

. . . . 在我們的時代堙A沒有人能未經斯密約瑟同意而能進入上帝的「高級國度」(celestial kingdom)……每個人必須有斯密約瑟二世的證書,作為入境的護照. . . . 我不能沒有他的同意而進入……在哪兒,在他的領域、能力、和天職堙A他是一個至高無上的統治者,正如在天堂堣@樣。 (Journal of Discourses, vol. 7, p. 289)

雖然今天的摩門教徒不敬拜斯密約瑟,但有證據顯示,斯密想要把自己提升至和耶穌基督一樣的地位。當Josiah Quincy講到他在1844年訪問斯密約瑟時,先知這樣問﹕

「有沒有人比所羅門更偉大?所羅門從父親大衛得到財富以建殿,又有推羅王希蘭的幫助。斯密約瑟建他的殿,沒有人幫忙。」 (Figures of the Past, as cited in Among the Mormons, p. 138)

History of the Church 》埵酗@些話,顯示斯密約瑟覺得自己幾乎和神同等﹕

神以亞倫為口,向以色列人說話;祂以我為你的神代替祂,長老們是我的口。你若不喜歡,你也必須忍受。(History of the Church, vol. 6, pp. 319-20)

如果他們要一個嘴上無毛的男孩驚動整個世界,我將跑到山頂,好像公雞一樣啼叫……我比任何人更有資格自誇。自從亞當以來,只有我才能叫整個教會聚在一起。絕大部分的人都支持我,保羅、約翰、彼得,甚至耶穌都做不到沒有人曾做我所做的工作,我為此自誇。耶穌的跟隨者離開祂,但後期聖徒從未曾離開我。 (History of the Church, vol. 6, pp. 408-9)

導至斯密約瑟死亡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他曾經命令破壞一家報紙館。摩門神學家Kenneth W. Godfrey這樣寫﹕

先知的市長式的命令,加上是市議會同意,要毀壞《納湖評論》(Nauvoo Expositor[2]……回頭看來,摩門教徒和非摩門教徒都應該為此衝突負責任。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Studies, Winter 1968, pp. 213-14)

《納湖評論》是納湖市堶垠n的摩門教叛徒所出版的,他們反對斯密約瑟的政治野心和多妻的做法。雖然摩門教的作者常指《納湖評論》為一份為卑鄙可恥的報紙,但若考查一下,可見這份報紙提倡高度的道德水準和服從法律。《納湖評論》之所以叫摩門教領袖激動,是因為它揭露斯密約瑟對多妻的秘密教導。在該報紙在1844年六月7日所發表的宣誓書中, Austin Cowles 指控說,他曾見過「先知所得到的一個啟示」,教導「多妻的教義」。摩門教領袖反指責Austin Cowles撒謊,但是,斯密約瑟死後八年,他們自己發表了多妻的啟示。小心一讀這個啟示(現記載在《教義和聖約》(Doctrine and Covenants 132篇),絕對可證明《納湖評論》的話是真的。真相大白了,《納湖評論》被判罪是因為斯密約瑟和他的兄弟海侖的假見證。納湖市議會的訴訟程序一覽中有這樣的一段話﹕

市長[斯密約瑟]說,如果有一個市議會和他的意見相同,這個機構(指《納湖評論》)應在晚上之前,被宣佈滋擾罪名……斯密海侖 相信最好的做法是搗毀它的印刷機和打字機(History of the Church, vol. 6, pp. 441, 445)

納湖市議會「通過一項法令,宣告《納湖評論》滋擾罪名」,並下令搗毀印刷機器。在斯密約瑟歷史中,1844年六月10日還有另一段記錄﹕

議會……向我發佈一項命令,要撤銷所謂滋擾罪名,我馬上下令Marshal ,不能耽擱,立刻毀壞它……大概下午八時,Marshal回來報告說,他已經把印刷機、打字機、印刷紙和設備搬到街上,而且毀壞了它們 (History of the Church, vol. 6, p. 432)

摩門歷史家B. H. Roberts也承認﹕「當然,市長和市議會的行動是否合法,是有疑問的……沒有支持的證據或論點能使人信服。若說是權宜之計或必須,可能更有理。」(History of the Church, vol. 6, p. 432).  Heber C. Kimball 的妻子Vilate ,是一位忠心的摩門教徒,她寫道﹕「六月11日,納湖昨夜的場面使人興奮,有幾百位兄弟到場,燃燒反對黨的印刷機。」(Letter published in Life of Heber C. Kimball, p. 340).

起先,當斯密約瑟和他的兄弟海侖跑到愛荷華州(Iowa)逃避逮捕,他們被指責為膽小鬼,有人敦促他們返回,免得納湖被毀壞。他們跑到伊利諾州的卡​太​基(Carthage) ,終於因為毀壞印刷館而被捕。兩個斯密獲準保釋,但又因為謀反伊利諾州的罪名被扣留。當他們在卡​太​基被扣留時,一群暴民襲擊該監獄,約瑟和海侖都被槍斃。

摩門教的《教義和聖約》1353-4節有講到斯密約瑟身亡的事件﹕

約瑟 · 斯密,​主​的先知​和先見,​為​世人​的​救恩​所​做​的,​除了​耶穌​之外,​較​任何​曾​在​世上​活過​的​人​都​多。​……  約瑟​在​遇刺​前​兩​三​天,​到​卡​太​基​去,​將​自己​交給​法律​的​虛妄​要求​時,​說道:「我​此​去​像​一隻​​待​宰​的​羔羊,​……

雖然我們同意摩門教徒的話,卡​太​基暴徒的行為是不合法和殘暴的,但我們認為若要比較耶穌的死和約瑟的死,是脫離了事實。摩門教領袖很喜歡引用以賽亞書五十三章7節﹕「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他也是這樣不開口。」新約聖經告訴我們,基督應驗了這個預言(見﹕徒八32),祂死時沒有抵抗。彼得前書二章23節說﹕「他被罵不還口;受害不說威嚇的話,只將自己交託那按公義審判人的主。」當彼得想要拿劍保護耶穌,耶穌告訴他說﹕「收刀入鞘吧,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呢?」(約十八11

大部分摩門教徒相信,斯密約瑟死時沒有拒抗。事實上,他和敵人在一場熾烈的槍戰中死去。《History of the Church》六冊,頁617-18,有這樣一段關於斯密死亡的記載﹕

……那時有……三四支手槍發射……約瑟躍向他的外套,拿到他的六發式左輪手槍……他使用這六發式左輪手槍向樓梯開槍……有兩三管射沒有中……

約瑟…… 扔下他的手槍,跳向窗檻……

摩門教第三任總會長泰來(John Taylor) ,證實斯密約瑟「亂射六槍,但只有其中三個槍管射出。我後來明白,有兩三個人被射傷,據我所知,有兩人死亡。」 (History of the Church, vol. 7, pp. 102-103).

從上邊的資料可見,斯密約瑟之死和耶穌之死,沒有可相比之處。耶穌好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斯密約瑟之死有如狂怒的獅子。

今天摩門教的斯密約瑟是一個美化了的版本。他雖然具有天然才幹,他的品格卻遠非他的跟隨者所塑造的。若要得到更多有關斯密約瑟和摩門教的資料,請讀《Major Problems of Mormonism》一書,可向「猶他燈塔事工」(Utah Lighthouse Ministry)查詢。(譯按﹕該組織網址為﹕http://www.utlm.org/index.htm  。)



[1] permission per Utah Lighthouse Ministry(http://www.utlm.org/index.htm )

[2] 譯按﹕當時一份報紙。

        




 

 

請繼續閱讀—— 

摩門教﹕天堂有三層 

與摩門教徒懇談「胸中燃燒」

下面幾篇文章來自「Utah Lighthouse Ministry」網站,負責人 Jerald and Sandra Tanner夫婦曾是摩門教徒,歸主以後,致力研究摩門教問題,幫助其他基督徒分辨。

比較耶穌和斯密約瑟(摩門教教主)

摩門教的上帝觀

摩門教的耶穌基督觀 

摩門教怎樣看聖經?

《摩門經》有多可信?

摩門教徒希望成為神並後代不斷

摩門教神學名詞與基督教的分別

怎樣和摩門教徒談道?

 

 

 

回主頁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