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約聖經原文不是希伯來文,是希臘文

張逸萍摘譯自﹕「Was the New Testament Originally Written in Hebrew?

http://www.ntgreek.org/answers/nt_written_in_greek.htm#Chapter_Threepermission via William Dankenbring

 

彌賽亞猶太教宣稱新約聖經是以希伯來文寫成的,所以我們必須以一個希伯來的心態去明白作者的原意,否則會帶來錯誤。例如﹕「A HEBREW OR GREEK NEW TESTAMENT?」(http://www.yashanet.com/studies/matstudy/mat3b.htm

但是,我們都知道,新約是用希臘文寫成的,除了馬太福音可能是例外。不管彌賽亞猶太教的動機是否要搖動人對新約聖經的信心,或推銷他們對聖經的了解,至少我們可以知道他們的教導有不準確的之處。

請見下面這篇文章﹕

 

 

……我們今天新約聖經,是不是值得信賴的文件?還是第四和第五世紀的天主教神學家用以欺騙世界的一大堆謊言和偽造的贗品?

真相是什麼?如果希臘文新約是一場騙局,那麼我們需要知道!我們救恩可能受到威脅 — 如果我們相信『謊言』,當然啦!

 

被保存的證據

即使新約聖經的某些部分是希伯來文寫的(如馬太福音),正如有人這樣說,上帝卻沒有保存這些手稿,奇怪嗎?祂反而保留他新約聖經的希臘文,……

新約聖經中沒有一本書以希伯來語被保存,只有希臘語的。這初步證據表明,一種語言並不一定比另一種『聖潔』,……

由於全能的神保存了希臘文的新約聖經,而它是用希臘文寫成的,若非完全,也是大部分,很明顯,上帝默示人用希臘文來寫,並保持和維護祂的聖言!……

 

親愛的醫生路加

寫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的醫生路加,是一位受過高深教育的醫生,顯然在埃及亞歷山大受訓。他把這福音書寫給「提阿非羅大人」(路一1),使徒行傳也是(徒一1)。從提阿非羅的名字,無疑可見是一個希臘人,所以毫無疑問,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都是路加用希臘文寫成的。

New Bible Dictionary》說﹕「一般人承認,路加是新約聖經作者中最有文學修養的一個,他的開場白證明,他能夠寫無可批評的、純粹的、希臘文獻。」(頁758)他是外邦人。這書又說﹕「從路加福音和使徒行傳的文學風格,從書內容的特質,非常清楚,路加是一個受過高深教育的希臘人。」

…… 祂默示路加用希臘文來寫!路加主要是為講希臘語的外邦世界而寫!

保羅是外邦人的使徒,他講一口流利的希臘語,並一直在整個羅馬世界用希臘文傳福音。只有當他在猶太和耶路撒冷,他才使用希伯來語(徒二十二2)。當他寫信到整個地區的教會——羅馬、哥林多、以弗所、加拉太、腓立比——毫無疑問,他也用希臘文寫。……

 

新約聖經的文字

上帝是否啟示人以希臘文寫成新約聖經,又保存它?而不是希伯來文?新約聖經各書的原文是什麼?

優西比烏Eusebius)的《History of the Church from Christ to Constantine》讓我們更深入地了解新約聖經的寫作。優西比烏記載,當彼得後第一次去羅馬傳福音,群眾是如此熱情,他們要求把他所傳的福音寫下來。優西比烏說﹕

「彼得的聽眾,心蒙真宗教之大光照耀,不滿足於一次聽道,或有關神的信息的講論,他們使用各樣辦法,請求馬可(我們有他的福音)為他們寫下所聽到的教導的摘要,因為他是彼得的跟隨者。除非說服他,負責寫馬可福音,否則不讓他走。」(頁88

這事在羅馬發生,是羅馬人的要求。馬可用希臘文寫,這是普遍所有受過教育的羅馬人能明白的,因為希臘是當時的通用語言。

優西比烏告訴我們更多關於福音書的原文。「馬太」他說,「開始時,對希伯來人傳道,而當他打定主意要到其他人那裏,他致力於他用他的母語寫福音書,叫他的寫作,可以填補因他離去而留下的空白。而當馬可和路加都發表了他們的福音書,約翰,據說一直完全依賴口講,終於開始寫作。原因如下﹕三部福音書都已成書,被一般人傳閱,而且到了約翰手中。據說,他很高興看見這些書,又證實它們的準確性,但卻表示,記敘文只缺少了基督使命中最重要的故事。」(頁132

顯然,馬可,路加和約翰,都用希臘文寫作。這時約翰的總部,無疑是以弗所,他終於也死在那裏。以弗所是在說希臘語的區域中,而且約翰是寫給整個教會,不僅僅是寫給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

優西比烏引述愛任紐(Irenaeus)關於福音書的寫作的話,如下:

「馬太為羅馬的希伯來人出版了福音書,又在那裏創辦了教會。他們離世之後,馬可是彼得的門徒和註釋者,將彼得所傳的,以書面形式寫給我們。保羅的跟隨者路加,將他所傳的福音,寫成一本書。最後,主的門徒約翰,曾側身挨近耶穌的懷裏的那位,當住在亞洲的以弗所時,再次闡述了福音。」(頁211

顯然,這三本福音書,都是用希臘文寫成,因為它們的對象都是講希臘語的人,只有馬太福音是用希伯來文寫的!

有人引述愛任紐關於啟示錄的寫作,和敵基督的數字,『666』的奧秘。他說﹕

「這樣的話﹕所有好的和早期的抄本,都有這數字,而且是曾經親自見過約翰的人所證實的:理性告訴我們,獸名字的數字,是根據希臘字母的數值……」。(p.211). (頁211

同樣,這裡也是進一步的證據,證明了啟示錄最初是用希臘文寫成的。

 

《聖經與和羊皮古卷》

傑出的學者布魯斯(F. F. Bruce)在他的書《聖經與和羊皮古卷》(The Books and the Parchments告訴我們,希臘無疑是新約聖經的語言。他說﹕ 雖然亞拉姆語(Aramaic,有譯作亞蘭文)似乎一直是主耶穌和早期基督徒的共同語言,它卻不是新約聖經的語言……

「最適合傳播此消息的語言,應該是被最廣泛遍及所有國家使用的,而且最方便使用的。這就是希臘文,當福音開始在各民族之間被傳揚時,它絕對是國際語言,不僅是愛琴海海岸四圍的口語,也遍佈地中海和在其他領域。對使徒時代的教會,即使當時只局限在耶路撒冷,希臘文也不陌生。耶路撒冷教會的最早成員,包括講希臘語的猶太人,以及講亞蘭語的猶太人。使徒行傳六章1節提到這些講希臘話的(或希臘化的)猶太基督徒,在經文裏,有說希臘話的猶太人向希伯來人發怨言,因為在天天的供給上忽略了他們的寡婦。為了解決此問題,有七個人被任命負責此事,而值得注意的是,(他們的名字來判斷),這七個人,全部講希臘語。」(頁49

布魯斯討論新約書卷的希臘文的寫作風格差異。他宣稱﹕

「保羅,我們可以說,是介乎白話和更文學樣式之間。希伯來書和彼得前書,是真正的文學作品,而他們的大部分詞彙,需要經典詞典的幫助才能明白,只借鑒非文學來源,不可能理解的。福音書中含有較多的希臘白話,正如我們所預期的,因為它們記載了很多普通人的對話,即使路加福音亦然。路加熟練優良文學風格,正如他的福然音書前四節所顯出的,在這福音書和使徒行傳,當他描繪人物和場面,他顯出了他的風格。」(頁55-56

今天所有有聲譽的學者,都同意新約的原文是希臘文,雖然作者們時而借鑒希伯來習俗,然後翻譯成希臘文。

New Bible Dictionary》說﹕「被保存下來新約文件是『共通希臘語』koine是近東和地中海的地方,在羅馬時代的社交語言。」(頁713

這權威性的書裏,還有下面的資料﹕

「既已總結了新約希臘文的一般特點,我們可以給每個作者一個的簡要描述。馬可用希臘文,為一般人寫……馬太和路加各利用馬可的文字,但都糾正他的語法錯誤,又潤飾他的風格……馬太的風格次於路加的——他寫非常合語法的希臘文,樸實而文雅,然而清楚有七十士譯本味道;路加能偶爾寫得極好的閣樓傳統(Attic tradition)風格,但不能維持一直這樣做,在一些很長的段落,卻回到他的資料所使用的簡陋的共通希臘語……

「保羅的希臘文非常有力,他最早和最後的書信之間,明顯顯出風格的發展……雅各書和彼得前書都顯出對古典風格熟悉, 雖然前者有一些『猶太化』的希臘文。約翰書信和福音書大致上接近……猶大書和彼得後書,都顯示高度迂迴和複雜的希臘文……正如我們已經指出的,啟示錄在語言和風格自成一格:它的活力、能力、和成功,無可否認是傑作。」(頁715-716

沒有證據顯示,讓我們可以猜想,新約聖經原文是任何其他文字,而不是古希臘文!《New Bible Dictionary》總論說﹕「總而言之,我們可以說,新約希臘文,是今天我們所知道的『人能了解的』語言,它有不同程度好壞的風格,但同有動力和活力。這些文件要表達一個信息,無論如何,它的傳道者,要繼續舊約聖經的信息——一位活神關心人與祂的正當關係,提供祂自己的和好辦法。」

現在請考慮這一點。

證據顯示全能的神默示馬可、路加、約翰、保羅、和新約其他的作者,甚至包括彼得和雅各——使用希臘文來寫他們的福音書和書信!只有馬太福音顯然是用希伯來文或亞蘭文先寫成的。 ……

聲稱新約聖經是用希伯來文寫的,……那是錯的。所有手稿證據也和這樣的講法相反。

…… 那些宣稱新約原文是希伯來文的,…… 完全沒有證據可以證明自己的話。他們沒有證據,只有『理論』,我們應該相信他們嗎?我們應該把他們的推測當作『事實』嗎?當然不能!

使徒保羅警告真基督徒,「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帖前五21)。我們不能讓別人來操縱我們,把我們駁得體無完膚,只因它們的著作和爭論聽起來有說服力和積極,事實上他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又沒有合理的立場。他們把自己的神學信念放置在歷史記載之上,為了保住自己所愛的信念而否認事實。

那些聲稱聖經原稿未妥善地以寫成的語言被保存的人,似乎認為全能的上帝是不能不願保存和保護他的話,免被人腐敗,使之墮落!

上帝對希臘語、俄語、意大利語、德語、中國語、西班牙語、法語或英語,都沒有偏見,正如彼得所講﹕「我真看出 神是不偏待人。原來,各國中那敬畏主、行義的人都為主所悅納。」(徒十34-35)阿們!

 

 

 

請繼續瀏覽參考﹕

 

彌賽亞猶太教——退返西乃山   

基督徒需要猶太化嗎?

我們需要彌賽亞教會堂嗎?

彌賽亞運動在教義上的危險

彌賽亞猶太教——帕子揭去了嗎?

「希伯來根源運動」是什麼?

希伯來根源運動——起源和信念

基督徒應該慶祝舊約節日嗎?

回應Rock Jean(詹志強)和蔡昇達(Andrew Tsai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213948745463635

 

 

回主頁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