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彌賽亞教會堂嗎?聖經、歷史、實用角度上的問題

張逸萍摘譯自「DO WE NEED MESSIANIC SYNAGOGUES? BIBLICAL, HISTORIC, AND PRAGMATIC ISSUES by William C. Varner (The Master’s Seminary Journal, 14/1, Spring 2003, p. 47-62)http://www.tms.edu/tmsj/tmsj14c.pdf

 

根據作者在文章裏的自我介紹﹕神學院畢業後,他曾牧會多年,又花了十七年在一個向猶太人傳福音的組織事奉。他在一個著名的拉比學校得到猶太學的碩士學位。目前是美國加州 Master’s College 的聖經教授,向基督徒介紹猶太文化和歷史,又是該校「Israel Bible Extension (IBEX)」課程的主任。所以他對彌賽亞猶太教十分熟悉。

 

因為此文相當長,所以只摘譯其中一部分。

 



 

  

前人的話

猶太基督徒不是一個現代現象,從第一世紀以來就存在。其中有一位叫 David Baron,從傳統背景中歸信耶穌為彌賽亞,之後在英國創辦了「希伯來基督徒向以色列見證」(Hebrew Christian Testimony to Israel)。

 ……1911 年,他寫了一文章,標題為「彌賽亞猶太教?還是將基督教猶太教化?」他在九十年前講的話,今天仍然有意義,尤其因為他是一個非常受尊敬的猶太裔信徒。

 他說,有所謂「最低標準」和「最高標準」……「最低標準」提倡……逾越節、五旬節、住棚節、獻殿節、普珥節……「最高標準」還包括參與所有基督所反對的儀式,如穿戴經文匣和禱告圍巾等等……只是他們在祈禱時,偷帶進耶穌的名字。

 他在「此運動的危險」一段中說﹕「……那些公開表明忠誠於基督的人,成為祂的肢體,祂是頭;要背起十字架跟隨祂。其中沉重的一部分,就是要離開和自己親密的……」

 

 聖經和神學上的問題

 1)使徒保羅描寫他從前在「猶太教」裏的生活已經過去,不再是他現在生命中的一部分。

 加拉太書一章13-14節清楚指出,這些都是保羅從前的「猶太教」,自從神向他啟示祂的兒子(一章15-16節),這些都結束結了。使徒行傳九章「大馬色」的經歷,完全改變了保羅的思想,之後,他不再認同「猶太教」,不以之為他的生活方式。那麼,為什麼猶太基督徒還願意成為「猶太教」的一部分?

 這並不是說,保羅不再是一個猶太人,但是他不再參與「猶太教」的活動……那麼,現代彌賽亞教猶太教徒,為什麼還想要參與那些他們認識彌賽亞之前的儀式呢?

 保羅在腓立比書三章4-8節,口氣更重﹕「其實,我也可以靠肉體;若是別人想他可以靠肉體,我更可以靠著了。我第八天受割禮;我是以色列族、便雅憫支派的人,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就律法說,我是法利賽人;就熱心說,我是逼迫教會的;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2)彌賽亞猶太教有促進分裂的傾向,這是基督救贖工作所拆毀了的。

 有關這方面,最重要的經文是以弗所書二章11-22節和加拉太書三章28節。不必引述以弗所書整段,我們已能清楚知道,它宣告外邦和猶太信徒在靈裏的合一,成為一個身體。14-15節這麼說﹕

「因他使我們和睦(原文是因他是我們的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而且以自己的身體廢掉冤仇,就是那記在律法上的規條,為要將兩下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大部分人這樣解釋﹕這段經文的背景是希律時期聖殿的輪廓。保羅宣告,基督的工作已經廢除了「記在律法上的規條」……就是儀式方面的律法……保羅又再以希律時期的聖殿為例,講到外邦人不能進入殿中更神聖的地方,但保羅說,基督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

 

 3)彌賽亞猶太教重視舊約那些原是「影兒」的操作,而基督徒應該重視新約所應驗的「形體」。

 這裏主要的經文是歌羅西書二章16-17節,但是加拉太書四章和希伯來書十章也肯定同樣的教導﹕

「所以,不拘在飲食上,或節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這些原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

 保羅說,有兩方面的摩西法律,就是飲食規條和慶祝節期——雖然對舊約的以色列人很重要——卻從開始以來,都是暫時的。……它們只是彌賽亞的「影兒」,既然信徒已經有那「實體」,為什麼還要鼓勵任何人繼續實踐這「影兒」?

 ……在很多彌賽亞教圈子,他們對這些規條的遵守,給人一種印像,這不單是個人的喜好,而是「信仰義務」。

 

 4)……基督徒應該留意——有少數的彌賽亞作者,有這樣的傾向,當他們講到基督的神性,他們會因為迎合猶太信徒,而另下定義。〔譯按﹕「保守彌賽亞猶太教會堂聯盟」(Union of Conservative Messianic Jewish Synagogues)是否認基督神性的。〕

 

歷史上和實際上的問題

 1)彌賽亞猶太教必須面對一個事實,我們不可能再返回使徒時代的情形,這是不可能的。

 主後70年,聖殿被毀……猶太信徒不再參與聖殿的活動……既然有很多儀式必須有聖殿,怎麼能遵守呢?

 ……正如保羅,他們需要了解,他們的身分鑒別,不再在於他們是猶太人,是在於他們的救主——「你們在他裏面也得了豐盛。」(歌西二10

 

 2)以為彌賽亞猶太教更有效於向猶太人傳福音,是忽略了事實。

 沒有任何統計數字,可以顯示彌賽亞會堂能更有效地向猶太人傳福音。事實上,很多猶太人得以信耶穌,是因為那些教導聖經的教會。……反之,很多彌賽亞會堂的會眾來自基督教教會……〔譯按﹕事實上,有人指出﹕彌賽亞猶太教,實際上叫基督徒歸信猶太教(http://unsettledchristianity.com/2009/02/messianic-judaism-in-truth-converting-christians-to-judaism/) 

 

 3)叫猶太信徒離開良好的教會,彌賽亞猶太教實際上協助了教會的「外邦化」。

 4)愈多彌賽亞會堂被建立,愈叫教會忘記他們對猶太人傳福音和叫他們做門徒的責任。

 5)彌賽亞猶太教重視很多不在聖經裏的猶太風俗,也就是落在耶穌曾譴責的法利賽口傳律法中。

 

 一個模範

最後,讓我敦促讀者們仿效新約一個教會的模範……

 「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但內中有塞浦路斯和古利奈人,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臘人傳講主耶穌。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了。……巴拿巴……勸勉眾人,立定心志,恆久靠主。……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徒十一19-26

安提阿教會不能算是「外邦教會」,因為當有很多外邦人歸主時,明顯已經有猶太人存在,在一個猶太人和外邦人雜處的情形中,有可能爆發衝突,但因巴拿巴的勸勉……他們能平安相處。

 

 

請繼續瀏覽參考﹕

 

彌賽亞教——退返西乃山   

基督徒需要猶太化嗎?

彌賽亞運動在教義上的危險

彌賽亞猶太教——帕子揭去了嗎?

「希伯來根源運動」是什麼?

希伯來根源運動——起源和信念

新約原文是希臘文,非希伯來文

基督徒應該慶祝舊約節日嗎?

回應Rock Jean(詹志強)和蔡昇達(Andrew Tsai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171941899664320

 

回主頁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