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海倫火山的七大驚訝

7 Wonders of Mount St. Helens 
by Lloyd & Doris Anderson   

張逸萍譯自﹕http://www.creationism.org/sthelens/7wonders.htm http://www.creationism.org/sthelens/MSH1b_7wonders.htm

序言:  下面所概括的七大驚訝,是聖海倫火山(Mount St Helens)在八十年代暴發之後,所呈現的七個地質學上的特征,現在「聖海倫火山創造資料中心」展覽。因為這些地質形成非常快速,進化論卻認為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所以它們對進化論發出挑戰。 我們稱之為「驚訝」,因為它們讓人感到敬畏。事實上,我們深相信,它們是從上帝而來的信息,提醒人們關於祂創造宇宙的速度。

Volcanic Eruption, May 18, 1980

1980年五月18日,火山爆發

(一)九個小時,山嶺挪移,面目全非。聖海倫火山被認稱為是階梯山峰中最美麗的,錐形山頂被白雪所掩蓋,挺拔於樹林濃密的山溝上,北面有一個如水晶般清透明亮的湖。1980年三月,岩漿從山頂噴出,將它劈開。五月18日,上午八時32分,一個強力的地震導至北面山坡突然向下面的山谷倒塌,接著之後,在它的側面,來了一個向北的和扇形的爆炸,釋放它裏面的壓力。這最初的八分鍾的噴爆,摧毀了230哩的森林。

聖海倫火山繼續噴發直到晚上,發出的力量,相當於20,000 投在廣島上的原子彈。在這九個小時裏,山頂的四分之一和整個山的中央消失了,剩下一個巨大的、蹄形的、開的火山口。深深的山溝被填滿了,250尺的物質沉到湖底,山北面和西北面的河流,也被150尺的沉澱物所掩埋。僅僅九個小時,整個地區,變成醜陋可怕的、毫無生氣的、月球表面般的光景。

150年以來,地質進化論忽略了激變性自然災難的影響力。這個次要的火山,九小時的爆發,其力量帶來相當於一百萬年的逐漸改變。

 

(二)五個月,峽谷暴發後的五個月,泥漿和火山塵暴(pyroclastic flows)形成兩個峽谷,作為1.5 x 2.0 哩的火山口的排放處階峽谷」(Step Canyon)是主要的排放出口,有700尺高。它東邊是「勞域峽谷」(Loowit Canyon),兩個峽谷都削穿100尺的堅固岩石 ,有小河流過其中。典型的進化的論講法是﹕河水流過,經過多年之後,峽谷才能形成。在此,我們知道,峽谷迅速地形成;小河才在其中流過。所有課本都告訴我們,大峽谷(Grand Canyon),最壯觀的峽谷,是經過數百萬年的溪流侵蝕而形成的。現在專門研究地質侵蝕的科學家們相信,它們可以好像聖海倫火山一樣,非常快速地形成。

 


 http://www.creationism.org/sthelens/compare_msh.jpg          http://www.creationism.org/sthelens/compare_gc.jpg



(三)五日後,崎嶇不毛之地Badlands)出現。美國的南達科他州和西南部分有很多崎嶇不毛之地。當岩層中鬆散的物質被侵蝕後,留下險峻不平的巉岩,就是所謂崎嶇不毛之地,但它卻是美麗的景標準的解釋是﹕經過幾個世紀的時間,雨水把那些鬆散的物質沖洗去,留下高聳屹立的岩石。

在聖海倫火山,大規模崩帶著大量的冰雪,都埋在北面的山谷中。華氏550度的火山灰,整天積其上,30尺,馬上把冰塊溶化,使蒸氣『閃現』而出。這能量變化過程,引起高山上整天的爆炸。當水變為蒸氣,它的體積擴張1700倍,因為這是瞬時間發生的,所以就好像爆炸一樣。終於,所有的水就因為同樣的『爆炸』而蒸發了。

當那些的火山灰蓋著山谷中被藏的冰雪,引起冰塊溶化和蒸氣『閃現』於是形成了很多『蒸氣爆炸凹坑』(有125尺之深)。這些坑的幾乎垂直,直到地心吸引力使之倒塌,產生『』(rill and gully)的效果,這就是崎嶇不毛之地的特征之一。美國一些大崎嶇地也可能是激變性自然災難或火山暴發所形成的。

 

(四)三個小時,層形成。1980年六月12日,第三次爆炸產生了25尺的,令地質學家驚奇。我們一向以為一層一層的地層,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形成;然而,超過100層的地層,在晚上九時到12 時就堆積成了。一波一波的火山塵暴從火山口冒出,好像羽狀物快速地升上山頂九哩之上,然後從北壁山坡流下,灑在下面的山谷,變成一層一層的片。這些地層,厚度從不足一寸,到超過一碼,都只須幾秒鐘或幾分鐘就形成了。

地質學家奧斯丁(Steven Austin)形容這些火山塵暴的流動為湧的、液化的、火山碎漿,將整個地面遮蔽。它們以颶風般的速度流下山邊,其積物的溫度是華氏1000度之高。有人可能以為這樣的積物是完全和而均質的,可是這些高速流動的、熾熱的、灰和石的漿,其中細微粗糙的顆粒,分開形成輪廓分明的一層一層。這是流動定律,可在實驗室的沉澱池(sedimentation tank)中證明。

大峽谷的「塔闢砂岩」(Tapeats Sandstones)也有這樣的薄層。一般的解釋是說﹕它們是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不斷沉澱而慢慢形成的。聖海倫的地層是帶氣體的漿,塔闢的則是帶水的漿,都按著同樣的物理定律而形成。聖海倫火山證實這樣的地層可以很快地形成;一個全球性的洪水也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形成塔闢。

 

(五)九個小時,河流系統形成。五月18日的崩把通往「精靈」(Spirit Lake)的河流和公路掩埋在150尺之下,也把「上投途谷」(Upper Toutle Valley23哩中大部分排水系統都埋了,還堵塞了該山谷的出口。接著的二十二個月,沒有流入太平洋的明確通道。

然後,1982年三月19日,火山又爆發,溶化了冬天期間堆積在火山口的雪。水混和著山坡上鬆散的物質,產生了龐大的泥流。 在沒有人留意到的九個小時後,這個泥流在山谷的很多地方,拓了一個完整的排水系統,重開了流入太平洋的通道排水系統包括至少三個100尺深的峽谷。其中一個被稱為『投途谷的小型大峽谷』因為它是大峽谷1/40th大的模型。

少量的水(或泥)需要很長很長時間完成的事情,若有大量的水(或泥),就能快速地完成。

進化地質學家說,華盛頓州東部,16,000的「槽化史卡布土地」(Channeled Scablands[a],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形成。在70年代,他們終於承認,龐大的地質形成,包括「大古」(Grand Coulee[b],都可在兩天之內,因自然大災難而形成。災難性事件也是地球表面地質侵蝕的最好解釋。在歷史上,曾有300多組人,都講到一件事——全球性的洪水,這件事有足夠的力量。

 

(六)十年後,浸入水中的原木看似年老的森林。火山大暴發的那天,百萬棵樹被沖到精靈湖中。經過幾年,它們一一浸滿水,下沉到湖底。 所以這些下沉到湖底的原木,保持垂直的位置,其根部馬上被那些不斷沖到湖裏的沉澱物所遮蓋。它們看起來,好像就在那裏生長和死亡,經過很長的時間,每一層森林疊在另一層之上。

其他地方,包括美國黃石公園的「標本山脊」(Specimen Ridge,也是同樣地形成的。在那裏,地質學家們發現27層的森林,每層「生根」在另一層上,所以結論說,有27相繼生長森林。標本山脊」那裏的解釋牌標顯示他們的錯誤,它是這樣寫的﹕「成這座山的火山岩石,裏面藏了27層清楚的化石森林層,它們茂於五千萬年前。

今天我們已經知道真相,所以這個牌標也不見了。科學家們認識到,精靈湖的現象,解釋了標本山脊的樣子。浮在湖面的樹,浸滿了水,慢慢下沉到湖底,所以看似許多層的森林,每一層生長在另一層上。這個所謂五千萬年才能構成的地質,包括原木石化所需要時(1001000年),其實可以在幾年內出現。

 

(七)一個更迅速的煤塊構成理論。奧斯丁博士基於他在肯塔基州的煤田的研究,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發表他的博士論文,是關於一個煤塊構成的新模式。雖然超過100年來,地質學家們都使用「泥炭沼」(peat swamp)理論解釋煤塊構成,奧斯丁卻認為他們的解釋不合適,因為煤塊和樹皮一樣,糙,不像泥炭那麼細;泥炭沼澤含有樹根物質,煤塊卻沒有;泥炭沼泥土上,煤塊卻在岩石層上;從沒有泥炭沼澤的一部分變成煤塊。

奧斯丁發展了一個浮墊模式(floating mat model)——一個水成的難,破壞了百萬畝的森林,樹木纏結為一簇,好像墊子,然後這墊子漂在蓋過肯塔基州的海洋上,互相沖撞,以至樹皮下沉。後來火山爆發,帶來足夠產生煤塊的熱量和壓力,正如我們實驗室中一樣。結果,肯塔基州得到豐富的煤礦;奧斯丁也得到博士學位。

聖海倫火山爆發之後十個月,大量的植物,包括百萬條原木,被扔入精靈湖裏,奧斯丁發現這些原木是沒有樹皮的,至少三尺高的樹皮和其他植物的沉澱,蓋滿湖底。直到今天,這些東西仍然是一些在慢慢腐朽的植物,但若一個自然大災難帶來足夠的熱量和壓力,它們會快速地變成煤塊。奧斯丁的研究工作,叫我們質疑煤塊需要幾百萬年才能構成的想法。
 

Article translation and image use, permission from “7 Wonders Museum”http://www.creationism.org/sthelens/index.htm and authors Lloyd & Doris Anderson.

 

 

 

 

=============================================================== 

 

附﹕

根據另一本有關聖海倫火山的書《Footprints in the Ash》(John Morris & Steven A. Austin, Master Books, 2003.),地質學家們,在一個七尺的地層中,找到億萬個,大的、保存得很好的鸚鵡螺類動物化石(Nautiloid fossils)。這些樣子好像魷魚的水生動物,有一個雪茄煙似的外殼,大概有一個人的手臂的大小。它們放置的方向,顯示它們是非常迅速地被藏的,也迅速地阻擋了四週的沉澱物。聖海倫的火山塵暴形成快速的、濃密的泥漿,幫助我們明白大峽谷的鸚鵡螺類動物化石是怎樣形成的。(頁93)此外,生物學家們本來預言,這個荒蕪的地方,需要至少一百年後才會有生物出現。可是,當雨雪下降,幾年後,泥土便甦了,我們看見植物到處萌發了。也許更叫人驚訝的是﹕某些動物也很快適應了新環境,例如金花鼠(一種地鼠)、鹿、甚至某些魚類,都重新出現了,而且繁殖迅速。(頁107                                                                                                                                                                                                                                                                                                                                                                                                                                                                                                                                                                                                                                                                                                                                                                                                                                                                                                                                                                                                                                                                                                                                                                           



[a] 譯按﹕華盛頓州一塊侵蝕地質。

[b] 譯按﹕華盛頓州一個古河床。

 

 

分享於:http://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142426055949238

        

回主頁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