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石是進化論的大敵人

張逸萍

 

無論留意與否,我們都常聽說有動物或植物的化石這回事,而且這話題又常和進化論混在一起,所以給基督徒一個錯誤的印像——化石是進化論的一個好證據。可是,事實卻剛剛相反——化石是進化論的一個大敵人!

為什麼呢?因為有很多生物的化石,和現在活著的生物是一模一樣的。此外,進化者常相信,當生物從一種進化到另一種,定有一些居間的生物,叫做失環(Missing link),他們希望在化石中找到。可是,化石讓進化者失望了。

下面是三篇短文,譯自﹕「Creation Revolution」(http://creationrevolution.com/ )網站,經該網站允許。

 


 

化石從哪來?

譯自﹕”Where Did the Fossils Come From?” by Wes Moore [a] http://creationrevolution.com/2012/05/where-did-the-fossils-come-from/

 

你有沒有在博物館裏看見過恐龍的『化石』?你有沒有想到,化石到底是什麼?怎樣來的?這正是我想向你解釋的。

 

化石是什麼? 

化石就是植物、動物、或人,死後所留下來的,它們都埋葬在地裏,且常是在很多石層之中。

很多化石是那些曾經活著的生物的,所留下的一個印,好像鑄模一樣。那曾經活著的生物不再存在,只有它的樣子印在它旁邊的泥土、粘土、或其他物質上。

試想你拿個硬幣,把它印在橡皮泥(Silly Putty)上,當你把它抽出來,你可以在橡皮泥上看見硬幣的樣子,但那硬幣卻不在。這就是化石形成的過程。

另外有一些化石,生物的身體(例如骨頭)還在,但不是埋葬時的。以骨頭為例,經過一段時日,慢慢地被土壤中的礦物質替換,在骨頭中變硬,所以保存了它的原來樣子。

 

化石怎樣被埋到地裏? 

我們都很好奇,是嗎?我們不但想知道化石是什麼,而且也想知道它們怎樣被埋到地裏。什麼事情發生了?以至這些植物、動物(甚至人類)都死了,又這樣被埋到地裏,讓我們以後發現它們的化石?

有人相信,變成化石的生物是幾百萬年前死去的,慢慢地變成我們所找到的化石,這個過程仍在進行中。他們相信化石所在的泥層可以告訴我們,這些生物死了多久。

根據他們的想法,泥土裏的每一層,都需要一年來形成,所以他們相信,當我們進入更深的泥層,就好像回到從前去,愈是深層的化石,就是愈古老的動植物。

這就是進化論對化石和石層的觀點。這理論沒有神,宇宙萬物,包括星星、行星、人類、和動物,是經過很長的時間,自然而有的。

 

這是解釋化石的最好辦法嗎? 

這樣看化石根本不通。當這些人決定化石年齡時,他們的意見常有不同。還有,有很多化石,例如海中生物的化石,不可能等幾百年,讓很多泥層蓋在它上面。(請記得,他們相信每層是一年。)試想,一隻水母(jelly fish)可以在海灘上留多久?

最後,這些泥層還缺少了一件事。是什麼呢?就是侵蝕。我們都看過腐蝕。就是暴風雨或平常下雨,在泥土中開出小溝,叫泥土崎嶇不平,造成小小的低凹處。

嗯,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我們在形成含化石的石層的泥層中看不見任何腐蝕。它若需千千萬萬年才能形成,怎麼可能?如果真是這樣,我們應該看見到處都有腐蝕的痕跡,但卻沒有。

不合理。對嗎?

 

化石的真相 

聖經告訴我們從前什麼事情叫地球上的化石出現。創世記描述了一次的洪水,它淹沒全地,叫海洋的底部裂開,引起火山暴發。我們稱之為挪亞洪水。

這洪水很快就可在全地掩埋很多生物。它也可以同樣快速地形成很多泥層,而沒有足夠的時間讓腐蝕發生。

這洪水首先把海中生物掩埋(在較低的石層),然後才是陸地上的動物。這正是我們今天在地裏看見的。

 

結論 

化石是從前的生物的一個靜止的記錄。雖然很多人相信,它們是幾百萬年進化的結果;但也有很多原因,讓我們不能這樣相信。

聖經對化石有一個更好的解釋﹕挪亞洪水。洪水更能解釋我們所看見的。我們不奇怪,因為它正是創造主的話!

 

 


 

 

活化石

譯自﹕”Living Fossils” http://creationrevolution.com/2011/03/living-fossils/

 

任何化石都叫人著迷,搜集它也是樂趣。它們是幾百或幾千年前活著的植物和動物的遺體,被保存下來。我們所找到的化石,很多都是現在已經絕種的植物和動物,它們讓我們能瞥見往日的情形。但是,你知道嗎?有很多化石和今天仍然活著的植物和動物屬同一種。這些就叫做活化石(living fossils)。

在全球的很多不同的石層中,都有活化石。甚至有些活化石和恐龍化石一起被找到。

桑樹Sycamore   當我在另一個創造事工組織幫忙一個活化石的展覽會,有人給我一塊桑葉化石,請我找一塊活的桑葉作對比。在亞利桑那州住了多年,我即刻知道在哪兒。我找到我的一個好朋友,請他在亞利桑那州給我送來一打桑葉片。它們和下面的桑葉化石完全一致。

fossil_01

海百合Crinoids 

我現住在肯塔基州北部,這裏有很多水生物的化石,包括海百合。根據進化論者,這些化石應該是四億五千萬年老。如果進化論是對的,一切都仍在改變和進化之中,那麼,我們不可能預期找到這些今天仍活的動物種的化石,但是,我們卻找得到。今天的海洋裏,仍然有海百合。

 fossil_02 

Anadara Ark Clams

另一個水生物化石是雙殼的軟體動物,叫蚌(Ark Clam),學名Anadara  。上邊有一照片是活生生的蚌另一張是蚌化石的照片。據說這化石,比活生的樣本老三百萬年。雖然如此,你能看見有什麼不同嗎?

 fossil_03 

蝦(Shrimp

你喜歡吃蝦嗎?有些人喜歡烤它、有喜歡黏上麵包粉來炸、還有喜歡簡單地水煮來吃。無論你喜歡怎樣吃,都很美味,是嗎?這裏有一張活蝦的照片,另一張是化石蝦,它們的樣子是相同的。據說化石蝦是一億五千萬年老。

fossil_shrimp

黃蜂Polistes Wasp 

幾乎人人都害怕被黃蜂刺著。當我四歲時,有些東西爬進我的左耳。我看不見是什麼,所以我嘗試把它拉出來,原來是一隻黃蜂,它刺痛了我耳朵的內部,我永不能忘記有多痛。可能不會有太多人歡喜黃蜂,但我們這裏有一張黃蜂(學名Polistes)化石的照片和一張活黃蜂的。這化石據說是二百五十萬年老。

fossil_wasp   

螞蟻(Gracilidris  Ant

螞蟻可以是很討厭的。野餐時,它們一大群爬到你的食物上,掃興之極。螞蟻會爬到野餐桌子、房子的牆壁、柵欄和樹上。 有爬樹的螞蟻被黏黏的樹液黏住,樹液很快地掩沒它,於螞蟻就在琥珀中變硬。這裏的圖畫是一隻陷在琥珀中的螞蟻(學名Gracilidris),被認為是久已絕種的;可是,一位螞蟻專家在南美洲找到活生生的Gracilidris,和這陷在琥珀中、據說是一千五百到二千萬年老的,看來一模一樣。

 fossil_05

恐龍Wollemi Pine 

有沒有聽過恐龍樹? 1999年,在澳洲藍山國家公園(Blue Mountains)一個偏僻的峽谷裏,發現了活生生的恐龍杉(瓦勒邁杉)。在發現之前,我們只知道有恐龍杉的化石,而且據說是一億五千萬年老。當比較活的樣本和化石,我們發現它們是相同的,一點沒有進化。

fossil_06

 藍綠藻(Cyanobacteria or Blue-green Algae

我的最喜歡的活化石是藍綠藻(學名cyanobacteria)。根據進化論者,藍綠藻是地球上最老的生物之一。它們若真如進化論者所說的這樣老(有些是三十五億年老),我們可以預期它們進化和改變 了很多,所以今天再沒有活的,即使有,也和從前的完全不一樣。請留意看一看下面的照片,比較一下化石和活生的標本。 

 fossil_07

照片A、C和E,是來自蘇聯的岩石上的細菌微化石。照片A約九億五千萬年老;照片C被定為約八億五千萬年老;照片E是最老的樣本,被鑑定為十五億五千萬年老。照片B、D、和F是今天在墨西哥發現的藍綠藻群(學名stromatolites)。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古生物學博物館曾經在他們的網站上張貼了這樣的一句話﹕

藍綠藻『最老的活化石』 

科學家們在顯微鏡下找到這些化石,鑑定為三十五億年老,它們基本上和今天活生生的藍綠藻相同。 

J. William Schopf博士是世界最重要的微化石權威之一,在他的書《Major Events in the History of Life》中說﹕ 

但是,根據目前我們手上的資料———二十年前只有少少,比起來,是大大的改善了—我們可以怎樣講及原始原核生物(prokaryote)的原生代(Proterozoic)進化呢?在這差不多二十億年的原生代        裏,原核生物進化了多少呢? 

答案是﹕我們有很多話可能講;到目前,已經知道很多。可是,叫人驚奇的是——事實上,絕對明顯——尤其是藍綠藻,也許所有一般的原核生物,從原生代到今天,似乎沒有一點進化!的確是奇    怪。在生命史中,至少在熟悉的顯生宙(Phanerozoic)生物中,都充滿改變﹕進化,一個無終止的、產生生命新樣式的前進……適者生存……老的被新的取代。但原核的藍綠藻卻似乎有另一套的進化規則﹕曾成功的,繼續成功……已是適者,繼續生存……若非有問題,不要修改它![粗體是本文作者添上的] 

當你看見這些化石的照片和它們活生生的相應樣本,你無法不看見,很多植物和動物,一點改變都沒有。德國動物學家和古生物學家Joachim Scheven博士這樣說﹕

化石沒有顯出值得留意的『進化』——反之,它們只有﹕不再活著的(絕種),或基本上沒有改變的(靜止),或變壞了的(失去資料)。 

活化石讓我們知道,植物和動物不會從一種進化為另一種;卻顯示它們是被創造的,之後各從其類地繁殖,正如創世記第一章,就是神的話的第一章,所告訴我們的。

還有幾百種活化石可以討論,但這裏篇幅不足。請見﹕ Fossils Questions and Answers 的「Do fossilized plants and animals really look all that different from animals we see today? 」,有更多的資料。上邊講的和沒有提及的活化石,都有更多資料。


 

失環仍然失蹤

譯自﹕”Missing Links Are Still Missing”http://creationrevolution.com/2012/06/missing-links-are-still-missing/

 

fossil_09

進化論說﹕動物從一種發展為另一種。若真曾發生,那麼,我們可以預期找到兩種之間的過渡性生物。在我們所發現的幾百萬塊化石中,我們也可以預期找到大量的過渡性樣式。

但是我們找不到!

因為我們找不到任何過渡性居間生物,它們最好稱之為「失環」(Missing link)。

即使達爾文也明白缺乏過渡性生物所引起的問題,在他的名著《物種起源》(Origin of Species)中,達爾文這樣說﹕ 

為什麼不是每個地質建造和每個地層都滿了這樣居間的環?地質學的確沒有展現任何精細和分等級的生物鏈;這是進化理論的最明顯和最嚴重的敵人。 

其他著名進化論者也認識到,沒有居間種類為進化論所帶來的問題。有名的英國自然史博物館的前任高級古生物學家Colin Patterson,寫了一本叫做《進化論》(Evolution)的書。當該書出版之後,有人問他為什麼書中沒有過渡性居間生物的照片。他回答說﹕ 

書中沒有進化過程中過渡生物的插圖,我完全同意。如果我知道有任何,化石的或活的,我肯定會包括它們……我把知道的告訴你——沒有這樣的化石,讓人可以有一個毫無破綻的的論點 

哈佛教授和作者,Stephen Jay Gould ,是二十世紀最著名的進化者和古生物學家。當他講到居間種類,他說﹕ 

沒有主要過渡期居間階段生物的化石證據,的確是我們的無能,很多時候,即使在我們的想象中,我們也不能構想出實用的居間生物。對生物逐漸進化的講法,良久以來,這是使人不安的問題。(粗體是譯者加添的。) 

我認為,找不到一個清楚的生命史上的『前進航向』,是化石記錄中最使人窘困的事實 

某些進化論者宣稱,有些化石是居間的,因為它們帶有不同動物的特徵。如果這樣可算為居間物種,今天仍然活在澳洲的鴨嘴獸(duckbill platypus)又怎樣?鴨嘴獸有全身都有毛,好像大部分哺乳動物一樣;牠的腳有蹼,好像鴨;牠產卵像鳥;腳上有帶毒液的刺針,好像爬行動物;又像哺乳動物,讓幼小的吃奶。所以,它有爬行動物、鳥類、和哺乳動物的特徵。牠是居間的過渡生物嗎?若是如此,它從哪種生物進化來?又進化到哪一種去? 

如果你想得到更多的資料,請參考Jonathan Sarfati博士的書《Refuting Evolution》第三章;你也可點擊這個連接﹕The links are missing 

如果有人問你,失環是什麼。告訴他們,之所以叫「失環」,因為它們仍然失蹤。

 



[a] Wes Moore 是一位保守的基督徒作家和講員,又是「Evidence America」組織的創辦人,該組織的工作是護教和傳福音訓練。著有﹕《Forcefully Advancing》,裝備一般基督徒和失喪之人交談;《The Maker》,一本未來派的護教小說;《The Spiritual Top 50》,一本幫助基督徒回答未信朋友提問的護教書籍。詳情請見﹕ www.wesmoorenow.com    https://www.trustedapologetics.com/

 

 

分享於﹕http://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130175937174250

 

        

回主頁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