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爾文主義的遲暮──訪錢錕博士

﹕《中信月刊2000年八月,460期(中國信徒佈道會)http://ccmusa.org/read/read.aspx?id=CTD20000807

邱清萍

(編者按︰錢錕博士是舊金山大學生物學系教授。曾於一九九六年率領一組國際科學家,訪問中國雲南省澂江縣帽天山寒武紀大爆炸化石的產地。九九年六月,他在昆明附近的澂江縣協助主持一個由中國科學院主辦的國際討論會,主題為「動物體形構造的起源及其化石記錄」,有九個西方國家的專家參加。)

問︰錢博士,請問你最初怎麼對澂江化石產生興趣呢?

答︰一九九五年我看到許多刊物,首先是中國政府的《人民日報》報導澂江的化石證實了寒武紀時期動物生命大爆炸的事實,並預言進一步的研究將會構成對傳統達爾文理論的挑戰。《科學雜誌》(十一月十七日版)的封面文章是《科學在中國》,報導澂江的大發現,之後《時代雜誌》(十二月四日版)的封面刊登了極吸引人的文章《當生命爆炸時》。此外尚有其他文章。一時間媒體對此產生興趣,我也深感興奮,切望了解真相。與兩位南京地質和古生物研究所的科學家聯絡後,便前往訪問了世界上最大的研究所和雲南澂江縣的化石坑。此後又多次回去考察。

問︰你發現了什麼?

答︰我拜會了該研究所的領導,還認識了該所的主要研究員陳均遠教授,到現場觀察。看見許多山頂有一層層黃色的岩石,是五億三千萬年前在淺海下形成的。由於地層變化,南中國中部的雲南和貴州兩省海底變成了山頂。在岩石層中,我們看到代表各種動物(phyla)的多細胞動物的化石突然在生命的歷史中出現;換言之,那是一個動物大爆炸。在黃岩層下面,是一層灰色的沙岩,含有被稱為「小殼化石」的微小動物化石(small shelly fossils)。有些類似微小的貝蛤類。這層沙岩,較寒武紀大爆炸早幾百萬年。在寒武岩下,有稱為痕跡化石的動物移動之蹤跡和海綿胚胎。至此,顯然沒跡象證明曾有複雜動物在六億年前存在。使人驚奇的是,動物界所有的門(phyla)突然同時出現,之後再沒有新的門出現。這是奧秘,哈佛大學的顧特教授(Gould)稱之為「謎中之謎」。

問︰「澂江的發現」是什麼意義?是否與一九○九年的Burgess Shale相似?

答︰對,這與一九○九年在加拿大洛磯山脈的發現最相似。Smithsonian博物院的主席Walcott花了畢生精力,從Burgess Shale的岩層中挖掘化石,蒐集了數萬塊化石,收藏在Smithsonian和哈佛大學;可見寒武紀大爆炸在一世紀前就發現了,可是從沒有人告訴我們。

澂江化石群最早在一九八四年發現,是早於Burgess Shale一千五百萬年的化石,其標本保存得很好,連神經、血管、內臟和其他身體組織都能看見,在別處的化石很難看到。在澂江又找到一種名為Yunnanozoon的動物,被認為屬於Chordate,是動物界脊索類最老的代表。

在六月的討論會中,陳教授及其同事宣佈又發現了另一種脊索動物,他們稱為Haikonella,其特徵比Yunnanozoon更複雜。於是在這次大爆炸中,從最簡單到最複雜的動物門都出現了。(這次採訪後,Haikonella的描述已見於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日出版的"Nature"雜誌。一組中英古生物家報告說,在同一地點發現了兩個最古老脊椎動物魚的標本。由此看來,寒武紀大爆炸比想像中更大。)

問︰達爾文和其他進化論學者是否認同這現象?如認同,他們的結論有何不同?

答︰進化論者一般認為化石的記錄不完整,或說,他們還沒有找到中間體的證據。他們也許說,在寒武紀大爆炸前,有很漫長的進化期,這時期的地質記錄已毀;或說寒武紀時期是保存化石的最好時期。他們中間很多人說,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能更努力尋找,以期發現更多達爾文主義的證據。可是由於最近的發現,這種解釋愈來愈不能令人滿意。事實上,在全世界各地生物的「大爆炸」,確實是在寒武紀初期發生的。(類似的化石在Greenland、澳大利亞、美國東岸及加利福尼亞州的Sierra山脈的東部已找到。)問題是許多不同種類的動物在可能相似的環境中同時出現,它們生活如毗鄰。怎可能突然有如此多種類的動物?有人說這是劇烈的大突變。如果有如此大的突變,任何事情都能發生;但那不是科學理論,很少科學家會相信系統的大突變會導致寒武紀大爆炸。它似乎是個神蹟。

譬如你可以在電腦上實驗突變種,你先編一個複雜的程序,然後讓它「胡亂突變」;但你決不能獲得比這之前更好的突變種。信息理論說,你不能透過突變那樣的胡亂改變來獲得有價值的新信息;正如不少人舉例說,你使一萬隻猴子打字,打上幾百萬年,也不可能產生像莎士比亞的巨著。為了根據不同的體形構造去造所有的動物,你需要同時有所有的基因信息;可是這信息從哪裡獲得呢?這是最基本的問題。

問︰澂江化石群和其他寒武紀的發現,對達爾文進化論是否是一個重大打擊?

答︰無論你怎樣看,生命的歷史並不是如達爾文所說的。沒有緩慢漸變的進化過程。多細胞動物是突然出現的。達爾文主義的自然選擇,也無法應用。因為每一個已知的動物門,在寒武紀早期已存在了。要是沒有中間生物化石,加上高級和各異的動物同時出現,便不符合達爾文的說法。再說,自寒武紀以來,沒有一個新動物門出現。

問︰PhilipJohnson說,達爾文最畏懼的,不是宗教人士,而是化石專家。在你的研究中,這說法是否真實?

答︰他說的對。譬如就以最新的化石記錄來說,情況就是這樣。另一方面,假如宗教人士與基督徒科學家能密切合作,效果可以更好。很少基督徒科學家在生命的起源這個範疇裡工作。因當他們投身其中後,就會發現自己反潮流。不少學者發表了反達爾文的觀點後,就犧牲了自己的事業。如果教會想在這方面做一些事,就必須考慮策略,只是搖旗吶喊是不夠的。

我想有足夠的證據時,科學家便不得不向真理屈服──顯然化石的發現是主要的證據。假如要構成足夠的衝擊力,生物化學家,發育生物學家,甚至分子遺傳學家等,都必須和生物學家聯手,大家提供足夠的證據。

問︰對於這些發現,中國和西方的學術團體反應如何?

答︰一般群眾和許多生物學家仍不知道寒武紀大爆炸;但一旦人們聽到這消息,都有興趣知道多些。我在國內許多大學講論澂江化石群時,學生和教授都非常興奮,學生的提問長達九十分鐘。一九九九年初,我為陳教授在美西安排了多個由他主領的討論會。他向古生物學家和地質學家講到進化論的一般理論和化石記錄不吻合時,根本沒人提問,因為他們知道陳教授所說屬實,只是尚未公開討論罷了。

問︰假如這是一個巨大的發現,為什麼學者們的反應會這樣?

答︰基本上這是科學界盡量避免討論的題目,尤其在達爾文主義者中間。你唯一可以在顧特(Stephen Jay Gould)一九八九年出版的《奇妙的生命》(Wonderful Life)一書看到。他在書中指出,像「寒武紀大爆炸」這類事情,是古生物地質學家的「專業秘密」,也是「謎中之謎」。科學家們心裡有默契不談此事。

在過去一百年左右,達爾文主義已成為生物學家公認的表率,在西方被視為主流的世界觀。任何人反對,都會被群起攻之。我本人也曾有此經歷。就是被顧特(Gould)譽為「十九世紀美國最偉大、最具影響力的生物學家」,哈佛的大學教授Louis Agrassiz,因為公開批評達爾文的學說,使他「如日中天」的聲譽驟降。柏克萊教授Richard Goldschmidt也曾說:「我不但被視作瘋狂,而且幾乎成了罪犯。」

一九九九年六月舉辦「動物體形構造的起源」國際討論會前,有些科學家發現許多範疇的工作與新達爾文理論不符合。一位中國教授建議邀請其他學科,如分子遺傳學、發育生物學,甚至歷史學家和哲學家,參與討論有關動物大爆炸更廣泛的問題;但是在會議期間,他受到美國達爾文老臣子的壓力,不能公開討論,而且非達爾文觀點的文章也不能出版。Philip Johnson在一九九九年,刊於《華爾街日報》的文章中,引述一位中國教授的話︰「你們美國人說中國人不能批評政府,但我們可以批評達爾文;你們在美國可以批評政府,卻不能批評達爾文。」

問︰真叫人難以置信!科學家本是真理的追求者,難道他們害怕真理?

答︰其實對許多人來說,達爾文主義已不再是科學探索了。他們已把它當成一個信念,失去了客觀性。雖然他們不自覺,也不承認。但這信念已根深蒂固,是他們行事為人及研究的基礎。要推翻它將會遇上巨大的阻力。許多科學家窮一生的研究,都是建立在進化論上。他們再看不到別的。但有些人,包括我自己,卻看到了達爾文理論的大裂痕。當反對的動力從不同領域同時增強時,達爾文主義只有如柏林圍牆般傾坍。也許在我們有生之年能看到這一天。

問︰當你看到化石群中魚類生命的大爆炸,你能想像到《創世記》的情景嗎?

答︰它和聖經《創世記》所描述的第五天非常相似。水中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造物主創造了魚類。根據聖經,魚比其他脊椎動物先出現,這和我們目前所發現的相符。但我不是聖經學者,不想將聖經和科學發現太緊密地聯繫在一起。聖經並沒有向我們詳述上帝創造魚類的過程,而且科學理論每隔五十至一百年,就有很大改變。即使我今天有很奇妙的發現,也會很小心處理,盡量不把它與聖經作太密切聯繫,否則日後這科學理論被推翻,我就會感到遺憾。有人說︰「假如一個人和科學結婚,很快你會發現他已守寡」。聖經的信息超越任何科學理論。所以我只能說,當今的科學發現與聖經吻合,這是暫時的結論。

問︰你是否準備繼續研究寒武紀大爆炸?

答︰我想繼續作為一種興趣來研究,觀察它的發展。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要將這事告訴中國人。澂江化石群是我國科學家在祖國土地上的發現,在台灣、中國和香港很少人知道。許多中國人曾接受錯誤的理論──達爾文主義教育。當我告訴他們新的發現時,他們很生氣,因為他們一生只知道這錯誤的理論。當然也有人認為我在說謊。但當我讓他們看了澂江的真化石後,他們倒轉過來責怪之前所受的教育。

我也想鼓勵年輕基督徒從事這領域的科學研究──生命的起源或一般生物學。我年輕時曾力圖避開進化理論。可是我以前的態度是錯的,我該面對它,因我肯定進化論會有極大且戲劇性的改變。

當一個基督徒研究生物學,初時很自然的,會感到格格不入,因為他每天要與達爾文主義打交道。這是一條孤單的路。不過近年來已有改善,我們有一組生物學家和其他科學家、歷史學家、哲學家、神學家定期集會討論這些事情,並彼此支持。

問︰是否有網站談及這題目?

答︰有一個基督徒網站(www.origine.org),你可以在其中聯繫其他網站,所得的信息非常正確,沒有太大問題。

問︰你有否寫過關於這方面發現的文章?媒體曾否報導?

答︰有的,我主要用中文寫。現在很想協助陳教授寫一本英文書,他寫過一本中文的。雲南的發現公佈迄今十年,幾乎所有文章都是中文的,西方人無法得知。我很想把中國人的科學發現介紹給西方,希望編寫教科書的當局,在不久將來,也把這些新發現列入課本。(據我所知,現在沒有一本高中課本討論到澂江化石群的重要性。)

至於媒體,他們多半是達爾文主義信徒,所以對任何反達爾文的新發現,都存有敵意。現在我許多網路朋友在美國打入無線電和電視,希望他們能談論真正的科學,在全美國為科學教育推出一個更好的政策,就是雖然「教授進化論,但敢提出尖銳的問題。」我盼望看到讀者不僅了解這些論點,並能為孩子的教育作出一些行動。

註:《澂江化石群、寒武紀大爆發的見証》一書的作者是陳均遠、周桂琴、朱茂炎、葉貴玉。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台灣台中自然科學國家博物館出版。該書只在博物館出售。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