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戰:神聖的奮勇?或神聖的戰爭?

張逸萍譯自﹕Matt Slick著,「Jihad: Holy Struggle or Holy War?

https://carm.org/jihad-holy-struggle-or-holy-warwith permission from Matt Slick

 

 

對大部分西方人士來說,所謂『聖戰』(Jihad,阿拉伯語『奮鬥』),往往帶來穆斯林恐怖分子殺害異見人士的影像。聖戰是一個充滿感情色彩的詞,被西方新聞媒體用以通報中東地區的活動。人們不必等待太久,就可以在晚間新聞中聽到這術語,又在電視生動的畫面中看到了當今伊斯蘭鬥爭的破壞。但是,對穆斯林社區整體而言,這是不是一個公正的評價? 

穆斯林對聖戰有不同的解釋。穆斯林教派 Kharijites 已經把聖戰提升為伊斯蘭教五柱石之一 ,所以是六大柱石。我們稱之為恐怖分子的極端穆斯林組織中,也有這樣的信念。他們以聖戰的概念,作為殺害任何非穆斯林的理由。然而,大多數穆斯林倡導和平,不同意這些穆斯林極端主義的立場。這些穆斯林視聖戰為比喻,意指靈性上向邪惡鬥爭。1 

對大多數而言,有大聖戰、有小聖戰。大聖戰指穆斯林對服從安拉的內心爭戰;小聖戰則指因著信仰的原則,和非穆斯林的戰爭。後者叫西方人關心。值得關心嗎?許多人認為如此。 

伊斯蘭學者Jamal Badawi,也伊斯蘭信息基金會的主席。他堅持說﹕聖戰「只應該在自衛或反對暴政和壓迫情形之下發生; 不應作為一種促進伊斯蘭教的工具。」但是,專家們補充說,古代的伊斯蘭帝國,是以武力建立的,多於說服力。伊斯蘭教的創始人穆罕默德經常使用武力,或威脅使用武力,以統一阿拉伯半島的游牧民族。接替穆罕默德的哈里發(caliph,宗教領袖),作為阿拉伯世界的領袖,以武力,成功地在埃及和聖地,反對基督教的拜占庭(Byzantine)帝國。到第九世紀末,阿拉伯軍隊已將伊斯蘭勢力,從西班牙擴大到印度的邊界。2 

任何人研究過伊斯蘭歷史,肯定留意到伊斯蘭如何頻繁地一次又一次捲入戰鬥。在開創以來的200年間,伊斯蘭教已經由一個巨大的地域蔓延到另一個,一手拿劍,一面傳教,得到很多信徒。 

 

《古蘭經》怎樣講及聖戰? 

《古蘭經》(Qur'an,可蘭經)是伊斯蘭教的最重要的權威。這是從真主通過天使加百列(Gabriel)所賜的經文。《古蘭經》有教導聖戰嗎?絕對有。正如您將從《古蘭經》以下的語錄,看見它絕對是教導和鼓勵聖戰。 

1.      「真主的確喜愛那等人;他們為他而列陣作戰,好像堅實的牆壁一樣。」(六十一4

2.      「你們當為主道而抵抗進攻你們的人,你們不要過分……。你們在那裡發現他們,就在那裡殺戮他們;並將他們逐出境外,猶如他們從前驅逐你們一樣,迫害是比殺戮更殘酷的。你們不要在禁寺附近和他們戰鬥,直到他們在那裡進攻你們;如果他們進攻你們,你們就應當殺戮他們。不信道者的報酬是這樣的。如果他們停戰,那末,真主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你們當反抗他們,直到迫害消除,而宗教專為真主;如果他們停戰,那末,除不義者外,你們絕不要侵犯任何人。」(二190-193

3.      38.信道的人們啊!教你們為真主而出征的時候,你們怎麼依戀故鄉,懶得出發呢?難道你們願以後世的幸福換取今世的生活嗎?今世的享受比起後世的幸福來是微不足道的。如果你們不出征,真主就要痛懲你們,並以別的民眾代替你們,你們一點也不能傷害他。真主對於萬事是全能的。」(九38-39

4.      參四74-76;六十一10-12 

 

《聖訓》怎樣講及聖戰? 

《聖訓》(Hadith)是記錄先知穆罕默德的行為和言論。其權威僅次於《古蘭經》,經常被引用以闡明《古蘭經》所沒有明文規定的事情。穆罕默德在《聖訓》怎樣講及聖戰呢? 

1.       「使者說:在高貴之夜,凡是出於信仰或出於尋求良好的結果(報酬)而履行拜功者,他以前的過失將獲得赦免。艾布·胡萊勒傳述:安拉的使者說:安拉對為主道而竭誠奮鬥的人──他這樣做只是為了信仰安拉,忠實于使者──保證說:我將使得他要麼帶著優厚的報酬或者戰利品回家,要麼使得他入天堂。要不是考慮到給我的民眾帶來困難,我喜歡一馬當先地去為主道而奮鬥,直至戰死沙場;然後再被復活,直至戰死沙場;然後又被復活,然後又戰死在疆場。」(布哈里聖訓實錄,一35-36

2.       「安拉的使者說:忠誠的僕人必獲雙倍的報酬。誓以握有我生命的主宰!要不是有聖戰、朝覲和孝敬母親等神聖義務,我願終身做個奴隸而死去!」(布哈里聖訓實錄,三724

3.       『真主的使徒說』,真主保證(那些沒有被強迫,但只因相信真主的話而參加聖戰)的人,他會讓這人進入樂園(殉道),或者讓他帶著自己贏得的報酬或戰利品回家。」(《聖訓》,第九冊,93書,# 555 

顯然,穆罕默德教導說,聖戰是一件可以接受的好事。為了澄清,他甚至說,穆斯林如果為真主的事業戰鬥,死於戰場,他有保證上天堂。 

 

這為什麼重要? 

為什麼了解伊斯蘭對聖戰的立場這樣重要?簡單。人們根據自己的信念行事。如果一大群人認為向『不信者』發動戰爭是神聖的事,而且是上帝認可的事情,那麼,那些不是穆斯林的人,應該關注。當然,關於這一點,大多數穆斯林可能會指責我危言聳聽,指出一些極端分子,又不顧上下文地引用《古蘭經》經文,使伊斯蘭教看起來很糟糕。首先,讓我說,到目前為止,我在美國遇到過的大多數穆斯林,都是有禮貌和愛好和平的。其次,在世界其他地區,不僅是恐怖分子在打聖戰,且有由伊斯蘭政府領導的。 

1.      在埃及,一個穆斯林國家,基督徒為自己的信仰極受迫害,只有最近事情才開始有轉變。3

2.      「五月6日,巴基斯坦天主教John Joseph主教吞槍自殺,以求有讓人留意Ayub Massih事件。Massih是一個基督徒,據說是對先知穆罕默德作出褻瀆神靈的言論,所以被判處死刑。主教在自殺之前寫信給當地一家報紙說,他希望他的自殺會激發他的主教同事們和其他人,為巴基斯坦刑法典(Pakistan Penal Code PPC295 BC段的廢除而奮鬥。這法典叫對伊斯蘭教的褻瀆成為一種嚴重罪行,而褻瀆穆罕默德更是死刑。」4

3.      Farag Foda,一位埃及知識分子,曾對伊斯蘭節目表示輕蔑,被槍射謀殺。年老的Naguib Mahfouz,是非常著名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在開羅被攻擊者刺他的脖子,身受重傷, 大概是為了報復一篇幾十年前寫的寓言小說。」5

4.      Husen al-Habsyi,一個前政治犯,因他在80年代初,在婆羅浮屠(Borobudur)佛教寺策劃爆炸被判入獄。他說﹕「週五黎明後不久,成千上萬的穆斯林聚集在雅加達(Jakarta),向印度尼西亞的基督徒宣稱聖戰,是為了在馬魯古群島(Maluku Islands,香料群島〔Spice Islands〕)宗教衝突而死的穆斯林報仇。穆斯林聚集在雅加達市中心,大聲呼喊﹕ 『聖戰!聖戰!』,其中大部分聚集穿著白色長袍,和寫上有關『聖戰』的《古蘭經》語錄的白色大手帕。現在是我們對基督徒發動聖戰的時候了。」6

5.      這個聖誕節, Rod Parsley牧師正在帶頭協助釋放數萬個在蘇丹被虜的蘇丹婦女和兒童,其中有許多是基督徒。這個偉大的工作將有助於阻止非洲國家裏的種族屠殺,和奴役基督徒的恐怖浪潮。希望之橋(Bridge of Hope)是位於俄亥俄州哥倫布的突破(Breakthrough)機構的傳福音外展……蘇丹政府是個原教旨主義政權,佔蘇丹人口的百分之十,向自己國裏的基督徒和萬物有靈論者(animist),宣告聖戰。自1985年以來,超過200萬蘇丹人被謀殺,和超過400萬人流離失所,這個腥風血雨的潮流要負責任……蘇丹政府要徹底毀滅所有的基督徒和其他不相信這個極權主義政權的人,否則不罷休……政府對和平的鄉村發起襲擊,有人被殺;村里的老人被砍,任由他自己死去;村莊被燃燒和摧殘; 婦女和兒童被虜為奴隸。奴隸常受主人身體和心理折磨,包括輪姦、毆打、死亡威脅、切割生殖器官和強迫皈依伊斯蘭教。7 

任何人都可以選擇性地使用語錄,叫另一群人看起來很糟糕;每個宗教團體都有她希望可以忽略的歷史事實。穆斯林可以引用十字軍東征或宗教裁判所,作為例子,說明『基督徒行為』是怎樣的。對此,十字軍東征,無論對錯,是為了還擊橫掃歐洲的伊斯蘭聖戰。另一方面,宗教裁判所是一個好例子,說明當一個宗教團體(羅馬天主教)獲取權力之後,設法根除異教徒和褻瀆者,所做的事情。伊斯蘭教並不例外。 

巴基斯坦根據伊斯蘭教運作(上述第9號),有反褻瀆法,褻瀆穆罕默德和《古蘭經》的刑罰是處死。伊斯蘭教控制的蘇丹已經殺戮數百萬人,主要是基督徒,並且仍然在殺戮,又讓許多人成為他們的奴隸 (第12段)。我們不可能忽略這樣的事實,也不應該忽略。穆斯林和基督徒都應該非常關注。 

我不知道其他穆斯林國家是否都譴責這些伊斯蘭國家這麼隨便違反人權。我不知道,這些國家之外的穆斯林,是否知道,在他們神學多樣性的國家中,存在著這樣的問題。但是,當聖書《古蘭經》主張聖戰、當他們敬愛的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行提倡聖戰、當我們看到一些伊斯蘭國家殺害非穆斯林——因為他們不是穆斯林,如果他們有權控制世界——這是他們的目標,他們會怎樣做。我們怎能不擔心? 

在美國,穆斯林享受宗教和言論自由;在許多伊斯蘭國家,基督徒基本上沒有這樣的自由。這樣是對的嗎?

 

 

注﹕上面列舉的經文,除非另有註明,指《古蘭經》。網上中文《古蘭經》網址是﹕http://gulanjing.51240.com/   

 

·         1.Stubbs, Sukhvinder, "The hooded hordes of prejudice: to typecast all Muslims as fanatical militants is unfair and offensive," The New Stateman, LTD, Feb. 28, 1997.·         2.Deacon, James and Diane Brady, "The will to fight--and die," Maclean's, vol. 104, issue 6, Feb. 11, 1991, p 39.·         3.Saad, Michael, "A Christian Appeal to Islam. Treatment of Copts in Egypt," The Christian Century, Feb. 23, 2000.·         4.Toffolo, Cris E., "Christians in Pakistan Confront Charges of Blasphemy," The Christian Century, July 29, 1998.·         5.Daniel Pipes, The American Jewish Community, "How Dare You Defame Islam," Nov, 1999.·         6.Asian Political News, Jan 10, 2000.·         7."Breakthrough Bridge of Hope Missions to Partner With Christian Solidarity International to Free Slaves in Sudan," PR Newswire, Nov. 30, 2000.

 

 

 

作者介紹

Matt Slick 是「基督教護教及研究事工」(Christian Apologetics and Research Ministry)的創辦人和會長。

 

 

請繼續瀏覽有關文章﹕

回教的神和聖經的神一樣?

回教徒怎樣看耶穌?

基督教、回教教義比較

伊斯蘭教五柱石 

伊斯蘭教是否靠行為得救

伊斯蘭教的教義?

《古蘭經》

什葉派、遜尼派區分

伊斯蘭教,和平宗教,恐怖主義

聖戰,奮勇?戰爭?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417839398407901

 

        

回主頁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