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門經》有多可信?

 張逸萍譯自﹕Testing the Book of Mormon ( http://www.utlm.org/onlineresources/tract_testingthebookofmormon.htm  ) [1]

  

Testing the Book of Mormon Tract些後期聖徒教會(摩門教)信徒作出驚人宣稱﹕考古學家使用《摩門經》。舉個例,1959年,在美國俄亥俄州的摩門教成員中流傳著一封信,宣稱《摩門經》[2] 被「政府用來明白土著居民的事情……1920年,在「史密斯森研究中心」(Smithsonian Institute)正式承認《摩門經》為有價值的記錄之前……《摩門經》實在幾乎是所有主要發現的導引……這記載……是所有這行業堛滌炊所承認的。」(Mormonism—Shadow or Reality? Tanners, p. 97).

因為摩門教徒傳播了很多假話,正如上邊例子,史密斯森研究中心被迫對此事發言。他們1986年的聲明,以否認摩門熱衷分子的宣稱開始﹕

1。史密斯森研究中心從未曾在任何方面,使用《摩門經》為科學性指導。研究中心的考古學家認為,新大陸的考古和這書的內容,沒有任何直接關係("Statement Regarding The Book of Mormon," Smithsonian Institution, Spring 1986)

1973年夏天,最著名的新大陸考古學權威之一,Michael Coe ,在《Dialogue: A Journal of Mormon Thought》寫了一篇文章,在概括了《摩門經》的宣稱之後,他非常坦白地說﹕

現在讓我肯定地說,根據我所知道的,  沒有一個不是摩門教徒的、曾受訓練的、專業考古學家能看見有科學根據,叫 人相信上述事情是真的…… 在新大陸的開鑿中,沒有、絕對沒有任何事物,可以叫一個冷靜的《摩門經》觀察者相信……是一份歷史性的文件,講及我們這個半球的早期移民的歷史。(pp. 42, 46)

有一些摩門學者開始公開承認,考古學沒有為《摩門經》提供有意義的證據。Dee F. Green曾是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所出版的《University Archaeological Society Newsletter》的編輯,曾清楚地表示,考古學並沒有證明《摩門經》﹕

我們第一個需要排除的迷思就是﹕《摩門經》考古學是實有的。若有人想要研究《摩門經》考古學,他必須有一大堆資料,但是我們沒有。《摩門經》是實有的,人們能研究它;考古學也是實有,人們能研究。但二者無法相合至少在現實中,不能相合,因為沒有人知道《摩門經》講的地方,在今天地誌上的哪兒。我們可以研究聖經考古學,因為我們知道耶路撒冷和耶利哥在哪兒,但我們不知道柴雷罕拉(Zarahemla)和滿地富(Bountiful[3],或其他任何地方,在哪兒。第一件似乎應該做的事,就是留意它的地理,但是,此項工作進行二十年之後,我們仍然是兩手空空的(Dialogue: A Journal of Mormon Thought, Summer 1969, pp. 77-78)

Thomas Stuart Ferguson是辯衛《摩門經》的重要人物之一。他是New World Archaeological Foundation的創辦人之一,希望以考古學研究證明《摩門經》。摩門教教會授予這組織好幾十萬美元,但到最後, Thomas Stuart Ferguson 承認,雖然這組織對新大陸的考古學有一點貢獻,但他所有關於《摩門經》的工作,都是徒勞無功。事實上,他承認,他浪費了生命中的25年,嘗試證明《摩門經》。1975年,Ferguson 寫了一篇29頁的文章,他說﹕「我恐怕,直到目前,我必須同意Dee Green 先生。他已經告訴我們,沒有《摩門經》地理。1976年二月20日,他寫信給H.W. Lawrence 先生和太太,他清楚地說﹕「……你不可能鑒定《摩門經》中講的地理在何方——因為它是虛構的,它永不會符合現實中的地理。」

楊百翰大學的人類學教授,Ray T. Matheny 博士,承認自己無法使新大陸考古學和《摩門經》一致﹕

我難於質疑《摩門經》開始的幾章〔例如,開始的七章講述李海(Lehi)和他的一家在耶路撒冷〕,但之後就不像是翻譯的……所用的術語和語言,解釋和描寫的辦法,都是十九世紀的文學觀念和文化經歷,我們可可以想像到,就是斯密約瑟(Joseph Smith)和他的同伴所經歷的。為此,從第七章開始,我不願意稱它為翻譯,卻要稱它為字譯(transliteration)。若要將我剛剛講到的這些文化觀念和我所知道的考古學發現相聯,我實在感到困難……

我若像John Carlson這樣冷酷,我會這樣講﹕《摩門經》堛漕き﹛A無論如何,不是在新大陸媯o生。我想要在舊大陸找出《摩門經》事件所發生的地點,但它們總是什麼都不能適合無論是他的學科,還是我的人類學和歷史,都似乎找不到這樣的地方,無法合適 若要把它們和新大陸相提,若不是時代錯誤,就是時間或地點都不恰當。我想,我們摩門教徒若要了解這書到底是什麼一回事,是非常困難的。 ("Book of Mormon Archeology," Response by Professor Ray T. Matheny, Sunstone Symposium, August 25, 1984, typed copy transcribed from a tape-recording, pp. 30-31)

Matheny博士在這座談會發言之後三年,他寫一封信,清楚表示,仍然沒有《摩門經》考古學﹕

雖然有人願以考古學證據證明《摩門經》,我認為他們是在未有足夠知識之先,倉促講話。

我不支持這些書所講的,包括《The Messiah in Ancient America或任何其他。我相信這些作者們發表意見,所根據的證據甚少,也沒有交代清楚考古學和《摩門經》的問題。若有人把此書中的這些話,送到美國自然史博物館史密斯森研究中心,我將會感到萬分尷尬……將考古學和〔摩門經〕經文相連,有非常嚴重的問題。摩門教作者們所作的推測,沒有增加教會的可信性。 (Letter by Ray T. Matheny, dated Dec. 17, 1987)

沒有考古學證據支持《摩門經》所講的尼腓人曾活在新大陸上;以色列人曾活在聖地卻可有很多證據證明。「以色列人的最早考古學參考文獻」是主前1220年埃及王麥倫普塔赫(Merneptah)的石碑。很多提到以色列人的古代碑文也已經被發現,有些碑文甚至有聖經中的君王和其他人的名字。新約聖經提到的幾個統治者,我們都知道,他們和基督活在同一個時代。有幾百個希伯來碑文,可證明猶太人曾經在聖經時代,活在巴勒斯坦地。舊約聖經的每本書(至少一部分),除以斯帖記例外, 都在死海古卷中找到。當我們回來看《摩門經》,我們完全無法找到任何證據,證明尼腓人曾經存在過。

若想知道更多關於《摩門經》和其他題目,請見《Major Problems of Mormonism》。此書可向猶他燈塔事工(Utah Lighthouse Ministry)購買。

 

 

 

 



[1] permission per Utah Lighthouse Ministry(http://www.utlm.org/index.htm )

[2] 今天摩門教稱《摩門經》為《摩爾門經》,根據該書的內容,李海一家,幾千年前,從耶路撒冷來到美州定居,發展成兩族,其一就是尼腓人。

[3] 都是《摩門經》中所講的地方。

        

 




 

請繼續閱讀—— 

摩門教﹕天堂有三層 

與摩門教徒懇談「胸中燃燒」

下面幾篇文章來自「Utah Lighthouse Ministry」網站,負責人 Jerald and Sandra Tanner夫婦曾是摩門教徒,歸主以後,致力研究摩門教問題,幫助其他基督徒分辨。

比較耶穌和斯密約瑟(摩門教教主)

摩門教的上帝觀

摩門教的耶穌基督觀 

摩門教怎樣看聖經?

《摩門經》有多可信?

摩門教徒希望成為神並後代不斷

摩門教神學名詞與基督教的分別

怎樣和摩門教徒談道?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365688123623029

 

 

 

回主頁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