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東方閃電」的惡行﹕四一六綁架案經過 

(選自“呼喊季刊”第九十六期)

 

今年(二零零二)四月十六日,國內爆發了一宗據說由東方閃電派(異端教派)主導的綁架案,受害人為中華福音團契(國內家庭教會的一派)被綁架的為該團高級幹部34人,被牽連的遠及新加坡的哈該神學院。因為案情複雜離奇,一時國內外關心教會人士,莫不大為震驚,駭以相告。為明白真相,本刊特請國內對於東方閃電派素有研究的李明倫弟兄就近瞭解。現在該案雖已落幕,但對於今日國內外信徒實有震聾啟瞶的作用。經上說:「因為世上有許多假先知已經出來了……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於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你們從前聽見他要來,現在已經在世上了。」(約書四:1-3)」茲將四一六綁架案經過,撮要列後:

 

()事件的經過:

 

2001430日,河南省平頂山的楊弟兄經由人介紹在禹州市與來自新加坡的廉先生見面。據廉自我介紹:他是新加坡哈該神學院的總幹事,在北京和禹州開兩間公司,用其收入大量支援該院事工。該院與三自會長期合作,訓練他們的教牧人員。現在該院對家庭教會「有強烈負擔」,願意提供幫助,訓練領袖,也歡迎「國內教會領袖去新加坡哈該神學院深造」。他要求楊弟兄把上述情況轉告中華褔音團契領袖們。楊弟兄回家後就照辦,團契的領袖同工申義平聽見後表示,「訓練的事可以考慮」。

 

20016月,楊弟兄接到廉的電話,說他「又回大陸了,希望能在榮陽市再次見面交通」。楊弟兄就陪同申義平前往。見面時,廉重述了哈該神學院的願望,並且介紹院方對家庭教會的工人培訓計劃。申義平表示,「這是求之不得的事」。200234日,廉又來電,申義平與另位領袖同工申XX二人去榮陽市,見到廉父女以及哈該神學院副院長余XX。他們講定本期培訓人數為34名,時間、地點沒有決定。2002413日,余院長,廉家父女和哈該神學院財務科的女子一起來榮陽,再次與申義平、申XX、張XX見面交通,並決定本期培訓地點在六個不同地點:上海、湖北鍾祥,山東青島,河北任丘,陝西西安,遼寧錦州。臨時指揮部設在上海,由余院長坐鎮,遙控指揮。時間是416日報到,17上課。

 

參加的學員除了團契的34名同工,之外還有聚會處背景的30幾位同工參加。16日同工們全部按時到達指定地點。但是,當晚六個地方不約而同的來了數位所謂「新加坡老師」,聲稱本期培訓走漏了消息,為確保安全為由,再分為17個地方小組學習,學員們的手機全被收走,氣氛一時緊張起來。417日、18日,第一天著重介紹哈該神學院,說:「我們在大陸的工作是與「兩會合作」,惟有這一次破例,是與家庭教會合作」,「希望能通過這次培訓,選拔精英,以後去新加坡深造,再去世界宣教」。但是,接下來的講課顯出許多問題。講課的課目,用語露出了破綻:大多是李常受呼喊派的常用術語。凡跟閃電派打過交道的人就能聽出他們是東方閃電的人。

 

418-19日,「除上海之外,每個地方的同工們都已確定他們是傳「東方閃電」的人」,當同工們要求離開時,才發現已被閃電派軟禁、控制了。19日上午,在遼寧參加培訓的趙姊妹,趁機逃出了軟禁她的房間,閃電人發覺後急忙派人四處攔截未果,趙姊妹終於逃脫了魔掌。回到家後就快速向團契同工打了告急電,同工們一時無法接受這一事實,心急如火,如何營救被軟禁的同工?這時團契核心同工羅姊妹主動提出來要帶着部份受害同工們的家屬一起進京,代表所有受害者的家屬報案。

 

427日早上到了北京。他們到北京市有關部門報了案,晚上羅姊妹和王姊妹與上級領導見面,說明了家庭教會的信徒30多人被邪教「東方閃電」預謀一年之久的誘騙綁架事件的經過,當領導們聽見這麼多人被綁架,就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說:「你們家庭教會能來京報案,說明你們對政府的信任,知道以法律來保護自己的權益,這是十分正確的」。於是,他們連夜寫報告向上級回報案情,並要求羅姊妹配合工作,提供可疑的線索。59日至25日,被軟禁的同工們一位位回來。63日,被軟禁在上海的兩位核心同工申義平、申XX回來。至此,尚有五位同工沒有回來。614日,34位受害同工中的33位脫險回來;衹有一位同工因接受了閃電派道理沒有回來。

 

()對哈該神學院的認識

 

中華褔音團契的同工們事後培訓檢討,其中對哈該神學院有新的認識,當他們落入哈該神學院的圈套,接受他們培訓五天以後,他們都相繼公開承認他們是「東方閃電」的人,他們所信仰的是道成肉身的女基督。當我們問道:你們在甚麼時候接受了這一道理?他們說1999年有兩位傳道人從香港去新加坡,把神這末後的這步工作傳給了哈該神學院的工作人員;2000年,該院副院長余愛德華,接受了東方閃電;在余院長的多方努力下,哈該院長也於2001年加入了東方閃電。從此,該院就成了東方閃電征服人的海外隱藏地點;他們利用過往的聲譽,征服了慕名前來學習的很多宗派的牧師和天主教的一些主教和神父;並且還派了很多師生前往不同國家作所謂的收割工作。

 

()哈該神學院的聲明

 

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哈該神學院發表聲明,不承認該院員生與這次事件有任何關係,該院與東方閃電派也沒有任何接觸。該聲明如下:

 

哈該神學院就中華福音團契被東方閃電綁架一事的聲明:

 

哈該神學院在世界各地的全地師生都為學院之名被冒用,而導致中華褔音團契34位領袖被綁架一事感到深深的難過和不安。我們的任何員工和教師都沒有以任何形式參予此事。我們也沒有發現我們的任何人與東方閃電成員有過接觸。

 

為着所有中華褔音團契被綁領袖的獲釋我們備感欣喜。我們將繼續為他們禱告,求神使他們在經受了嚴峻的考驗之後能得到完全的恢復。我們祈願真理永遠得勝!

哈該神學院2002731

 

()旁觀者言

 

暴風狂雨雖然過去,但卻留下問題一籮筐。雖然中華福音團契以及哈該神學院各有聲明,但說詞卻未能服眾。首先我們要題「東方閃電派」東方閃電派從一九八九年突起,據說開始時有七個人,其中一人為女人,他們以馬太褔音第2427節為根據,說主耶穌將降臨在東方;又說第一次降生的耶穌是男的,他的工作未完成,第二次降生的是女基督,這女基督降生要完成基督的工作。他們反對聖經,認為聖經已經過時,讀它無用。他們滿口褻瀆的話。還說甚麼男基督行神蹟奇事,這女基督衹用話語,不行神蹟。任何有頭腦的人一聽就看出她們的狡猾,她沒有能力,衹憑一把口兩片嘴唇,來欺騙無知的群眾。她出版幾本書,摭拾呼喊派李常受的唾餘,說話下流猥褻,任意咒罵,不堪入耳。開始傳教傳不成,以後改用黑社會幫派的手法,挾持各教會的領袖,詳細情形請看本期李明倫弟兄的報導。(整理者按:請點擊本文上面-轉:從「四一六綁架案」說起,再看全文)

 

叫人百思不解的,公安聲稱專門對付邪教,為甚麼對這個再邪不過的邪教,卻視而不見,任由它橫行霸道;二、三年前有人懷疑是不是中共所培養,專門作為破壞教會的「妖孽」,正如孫悟空鑽入鐵扇公主肚子堙C四一六事件,北京公安接到報告,他們不動聲色,就叫這羣「東方閃電」乖乖地放人,一位位毫髮不損地平安回家。葫蘆婼甈し艤纂A怎不叫人懷疑。根據報道,這次中華褔音團契中計,是因想接受「哈該神學院」的培訓計劃。哈該神學院據說是美國一羣熱心份子所創辦,目的在世界各地訓練一羣熱心福音的信徒去廣傳褔音。按「哈該」這名字,聖經堸N有一位,他是以色列人回國後的先知,他一生強調建立神聖殿(見舊約哈該書)筆者猜想創立「哈該神學院」的美國朋友們,一定也是抱着舊約哈該先知的心志,要建立神的聖殿。

 

十分可惜,在新加坡這羣被託人,他們從院長、副院長、總幹事,一位位竟被東方閃電派的妖魔所擄掠,作他們的鷹犬,去從事拆毀聖殿的工作,真是曠世奇聞。「培訓」是件好事也是重要事,可是任何培訓一定是要按照神的話語—聖經來培訓。聖經清楚告訴我們,主耶穌降世救人,衪的工作己經「完成了」(約十九:30)—主耶穌救贖的工作己經完成了。現在東方閃電派卻胡說八道,說主耶穌的工作未完成,等待女基督來完成。這女基督是何方人士,她沒有原罪嗎?她是上帝所預備的「羔羊」嗎?(約一:29)她為我們釘十字架嗎?(彼前三:18,林後五:14-19)她已經降臨在東方∼在中國河南鄭州的平等山。那麼我們要問:女基督降臨在河南省所為何事?這女基督不是剛剛降臨,有說她已經四、五十歲,不要說四、五十年,就算二、三十年,女基督蟄居在平等山做甚麼?怪不得有人說,所謂「女基督降臨」,不過是一撮無聊文人憑空製造的「神怪故事」而已。中國無聊文人製造的神怪小說多得很,多添一位「女基督」,如果捏造成功,也是發財的一條捷徑呀!

 

話說回來,新加坡哈該神學院,他們能夠接受「東方閃電派」的洗腦,不信聖經,不信耶穌基督,作他們的鷹犬去毒害信徒,真是末世最悲慘的事。可憐美國這羣「老實人」( 羅十六:17-18 ),找一羣「猶大」來辦神學院,來作劊子手。哀哉!續談「中華褔音團契」,據該團契自稱有一千萬信徒。這是一塊肥肉。中華褔音團契聽見哈該神學院向他們招手,要給他們培訓,他們急不及待,表達「這是求之不得的事」。我跟該團契天南地北,素昧平生,照我推測,該團契是大陸土生土長的一羣,對於神學缺少深造,現在難得有美國神學院前來培訓,真是求之不得,誰知道卻是撒旦的陷阱。

 

還有一件,說不定該團契也認為被壓抑久了,難得有機會可以到外面透一透氣。最近聽見國內某家庭教會的頭頭,向外間放口信,說甚麼「有奶就是娘」,誰給我們錢,我們就認他們。倘若這話是真的,那就太危險,這位頭頭把教會當作搖錢樹,他走的正是猶大和底馬的道路(提後四:10),他們大概忘記了提摩太前書六章10節的教訓。希望今天大陸家庭教會的肢體們,要記住主耶穌在馬太福音第七章15-23節的警戒。中華褔音團契逃過這一個大劫,這是神的大憐憫。筆者衹有遙遠為你們祝福,求神大施恩典,導引你們未來的道路。又願你們記住路加褔音第十四章15-35節。阿們。阿們。

 

 

 

 

 

 

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