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考古學﹕約瑟在埃及的聖經故事是否有驗證?

作者﹕Charles F. Aling of Associates for Biblical Research
張逸萍譯自﹕ http://www.christiananswers.net/q-abr/abr-a016.html

 

http://www.christiananswers.net/0.gif

長期以來,創世記37-50章所記載的约瑟故事,一直是對舊約感興趣的聖經學者和埃及學家們最喜歡研究的。[1] 鑑於埃及新王國時期之前的官員資料相對較少,以及對約瑟的埃及名字缺乏共識,所以埃及的資料,沒有提到約瑟,我們並不驚奇。

Joseph-Egypt-01

在埃及Tell el-Daba找到的亚洲人雕像的蘑菇发型

也許我們不能馬上找到任何明確可辨識地提到約瑟的資料。但是,如果我們相信約瑟的歷史,以及創世記中有關他事業的準確性,我們可以提出兩個問題,叫我們能從書面和考古學得到答案:約瑟最可能是活在什麼時候?一旦假定了,聖經事件是否合適這時期的埃及歷史? 

回答第一個問題,關於約瑟的時代,認真的研究員有兩種主要的立場。大多數的現代學者,把約瑟時代訂在埃及歷史的第二中間期(Second Intermediate Period),公元前1786-1570年(Vergote 1959; Kitchen 1962; Stigers 1976),一個叫做希克索斯(Hyksos[2] 的亞洲團體統治尼羅河三角洲的時候。

這觀點是基於兩個假設﹕首先,所謂出埃及記晚期(在蘭塞〔Ramses〕二世統治期間)是正確的;其次,有一個亞洲人的權力興起,這段時間,最好是在埃及歷史中,希克索斯和他的亞洲夥伴控制政權的時代。讓我們簡要地檢查這兩個論點。

如果出埃及記發生在公元前13世紀,而他們逗留在埃及大有400年(430根據出埃及記12:40)約瑟應該是主前十七世紀的人。但若出埃及是主前十五世紀的事情,約瑟當官的時候,就該移到主前十九世紀,在中王國時期(Middle Kingdom)的第十二王朝(12th Dynasty)時期。

如果聖經的數字應該照字義接受,約瑟作奴隸和隨後升官得權,當時的皇帝應該是塞索斯特里斯二世(主前1897 - 1878年)和塞索斯特里斯三世(主前1878-1843年)[3] 這個論點,就在於如何解釋列王記上61節,這節經文把出埃及定為所羅門王第四年(主前966年)之前480年。

這經文,通常有三個解釋。我們可照字義解釋,於是,出埃及便是主前十五世紀;[4] 我們也可能完全不顧經文的歷史準確,這就讓人將出埃及定在任何期間,或者完全否認有此事;[5] 或者可將所講的數字解釋為小於480年,那麼可以支持出埃及的時候比較晚。[6] 我們的目的不是為要爭論這些立場,雖然我個人支持出埃及比較早的講法,我想講的是﹕對出埃及記之日期的觀點,是計算約瑟時代的決定因素。

第二個觀點是﹕當敘利亞 - 巴勒斯坦人統治部分埃及時,就是約瑟當官的時候。但這似乎有疑點。它假定叙利亞-巴勒斯坦人,不管其具體的國籍,會互相支持。但是,我們對迦南地的知識越來越多,我們越知道它在政治上不和睦,城市間的戰爭。事實上,在聖經敘事中,我們可以看見群體之間的對抗。叫我們非常懷疑,一群迦南人,如希克索斯,能自動和希伯來人友好。

*********

很早以前已經有人觀察到,約瑟故事的某些特徵適合第十二王朝。

*********

早以前已經有人觀察到,約瑟故事的某些特徵適合第十二王朝。調查其中一些,可有幫助。[7]

Joseph-Egypt_02

支持約瑟事情發生在第十二王朝的人,他們的論證是基於他們嚴格地照字義解釋猶太人聖經年代和出埃及事件。他們認為,列王記上六章1節發生於主前1446年;埃及記十二章40節,雅各和他的家人的在埃及,他們認為是當約瑟在塞索斯特里斯三世統治期間居於高位,就是主前1876年。因此,約瑟作為埃及政府官員的生涯,從塞索斯特里斯二世開始,直至塞索斯特里斯三世的統治階段。

通常有一些具體的原因,被引用以支持約瑟故事發生於這樣的中王國時期,有幾個例子可以說明。

創世記391節說,買了約瑟的官波提乏,是埃及人、法老的護衛長。人認為,如果皇帝是希克索斯統治者,那麼當地埃及人是法老的護衛長,就不合理了。此外,約瑟數次被描述為埃及全地的宰相(創41,4245章)。希克索斯只控制埃及北部,但第十二王朝統治了整個國家。當法老獎賞約瑟時,他賜予安城祭司的女兒亞西納為妻。論據是,若是希克索斯王,則更有可能將另一個神(如塞特〔Seth〕)的祭司的女兒給約瑟,因為塞特是希克索斯時代更重要的神明,而不是當地埃及人所崇拜的太陽神

然而,應該注意的是,希克索斯從某種程度上沒有以任何方式,禁止人崇拜“Re”,安城的太陽神。此外,主張約瑟活在第十二王朝的人也認為,在創世記4114節,約瑟從監獄中被召來見法老時,他需要刮鬍子,穿上乾淨的衣服,這反映埃及本土習俗,而不是敘利亞 - 巴勒斯坦的希克索斯的習俗。

約瑟活在希克索斯時期的另一個論點是﹕在法老獎勵和提升約瑟的記載中,提到戰車。經常有人指出,戰車可能希克索斯引入埃及的,法老對約瑟的禮物,最適合第二中間期,而不是更早的中王國時期。[8]

但我們是否需要將這輛政府高官的交通工具,和戰車相提呢?約瑟故事裏,沒有提到這戰車被用在戰爭上。事實上,給約瑟的戰車被稱為法老的副車,給人印像,他們有很多這樣的車。挖掘布亨堡壘(fortress of Buhen)時,發現一匹馬,那是遠在埃及人開始使用戰車之前。考古學家的結論是﹕「社會最頂級人士才能擁有馬匹,只在正式場合用來拖戰車。至少在早期階段,就是這樣的。」(Emery, Smith and Millard 1979: 194; cf. B. Wood 1993).

最後必須提到,在布魯克林博物館(Brooklyn Museum),由William C. Hayes發表的的紙莎草(1955年)。這份中王國時期文件,對研究約瑟故事非常重要,在這裡只能概括如下﹕它包含了中王國時期埃及的亞洲奴隸的資料,假若約瑟是第十二王朝的人,這些記載是在他之後的幾代。這些亞洲奴隸最引人注目之處是,他們最常見的工作之一是家務僕人,就像約瑟一樣(Hayes 1955:103)。因此約瑟的奴役,符合埃及歷史的中王國時期的格局。

假定約瑟活在第十二王朝最符合聖經年表,我們在這裡的目的,就是檢查看哪些可支持和進一步說明,約瑟在中王國時期的工作的新證據。但首先讓我們注意,涉及七豐年和之後七荒年的進一步的研究,對約瑟事情非常重要。

大約20年前, Barbara Bell研究埃及第十二王朝,在努比亞堡Nubian forts)的尼羅河水位的記錄1975)。整理這些資料和雕像分析,還有著名的文學作品《The Complaint of Khahkeperre-Seneb[9]Bell結論說,第十二王朝時,尼羅河水位不穩定,造成作物歉收,又造成社會騷擾亂。

 人們可能會問為什麼尼羅河的異常高水位可以傷害農作物?Bell的答案是,在這種情況下,水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從田野中排出,從而阻礙了該年的種植。隨著更多資料被發現,又隨著我們對尼羅河水位變動的了解越來越多,我們更能明白約瑟時候,第十二王朝的飢荒。

近年來,我們對尼羅河三角洲的考古學知識顯著增加。這樣的進步,大部分是由於Manfred Bietak領導下的奧地利人,在Tell el Daba Khatana-Qantir的工作。這個地區,現在被認為是聖經中的蘭塞,也是早期希克索斯的首府,阿瓦瑞斯(Avaris)。我們對該地區的東北三角洲和亞洲影響的了解,遠遠超過20年前。John J. Bimson最近指出,Bietak的團隊在1984年至1987年間,有一個發現,對約瑟在第十二王朝的歷史性,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Bietak 1990)。

 他們發現了一座可追溯到第十二王朝的宮殿及其花園。沒有證據顯示這宮殿是一種皇族室居室。Bietak根據碑文的材料而假設,這是一個負責監督國家東北邊界的貿易和採礦的官員的總部(Bietak 199069)。

但最有趣的發現,是宮殿花園裡的墓地,特別是其中的一個墳墓。所有其他墳墓(約有12個)被定期為稍晚的時期,也許是第十三王朝初,又因為它們的方向,顯示它們不是原來的宮殿 - 花園結構的一部分。但是這地段中最大,也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墳墓,包括一個單獨的磚房,前面有一個小教堂,面向階層E(第十三王朝中-早期)的結構(Bietak 199061)。

雖然這墳墓被搶劫和嚴重破壞了,在墓葬室和教堂之間的劫匪隧道中,有一個最有趣的發現﹕有一個雕像,幾乎肯定是一位在第十二王朝時,在宮殿中居住的官員,被拆下(可能從墳墓教堂),又被砸碎。所剩下的只是頭部的一些碎片,相貌被故意破壞。雕像大約是真人的一倍半,沒有皇室的特徵。最有趣的是,這位官員顯然是亞洲人,可見於他的皮膚的著色是黃色,正如Bietak所指出的那樣,是典型對亞洲男人的描繪;還有另一個亞洲人特色,就是雕像的髮型,是所謂的蘑菇型(Bietak 199061-64)。

這個發現,對於約瑟曾活在第十二王朝的意義,是顯而易見的。正如John Bimson所觀察到的,[10]我們沒有任何程度的足夠證據,可以證明約瑟的墳墓已經被發現,或已找到這位著名的聖經人物的雕像。但顯然,這個人無疑是一類迦南人,成為埃及政府中非常重要的官員。因為他是要人,所以他住在一流的宮殿結構,並在自己的花園裏,為自己安置一個墳墓,並可為他的墳塋教堂設立一個超過真人大小的雕像。

這表明在希克索斯統治的早期,有一個亞洲人確實晉升至一個突出的位置,讓我們接受一個可能性﹕我相信是這樣,在幾乎完全相同的時候,約瑟這個迦南人,正服侍中王國時期的皇帝。

下一個待解決的問題是,約瑟在埃及朝廷晉升後的頭銜。他持有什麼官職?那些在第十二王朝中已知持有這些官職的人中,可能有他嗎?

創世記四十五章8節 ,是一個重要的參考。我相信,正如我在別處指出的(Aling 198147-48),在這節經文中提到三個不同的頭銜和/或稱號。

法老的父應該和埃及的頭銜上帝之父有關;上帝這名字,指皇帝。這名字顯然有幾個用法,其中一些,我們可以馬上排除是約瑟的可能性。他不是祭司,也沒有一個女兒進入法老的後宮。這些都是該頭銜的意思,但沒有一個適合約瑟。最好的解釋是﹕上帝之父這個封號,是中王國時期和新王國時期時代給予資深的政治家的榮譽。

創世記458節中的第二個頭銜是全家之主。這詞有沒有相當的埃及表達方式,學者們有一些分歧。有些人會將其解釋為某種宮廷監督或內臣。最接近的埃及頭銜是imy-r pr wr全家的主(皇帝的首席管理員,Chief Steward of the King),或更確切地說,的首席監督人,其中一詞是指皇帝的個人財產。

通常被翻譯為內臣,imy-r'hnwty n prwsw 的埃及頭銜,督察皇帝家裏的內政,似乎也不適合聖經中的約瑟故事。當約瑟為法老解夢之後,向法老建議關乎將有多年豐收和接著飢荒的農業事宜。鑑於法老的回應,似乎最自然的是,約瑟被給予一個與農業有關的職位,就像皇帝的全家的主一樣。

內臣沒有這個功能。 全家的主這個稱號在中王國時期是常見的。William Ward在他的書《埃及中王國時期行政和宗教頭銜索引》(Index of Egyptian Administrative and Religious Titles of the Middle Kingdom)中引用了不同出版物中的20多個頭銜的例子,但沒有列舉世界主要博物館中所見的(198222n141)。

Franke在他的《Personendaten Aus Dem Mittleren Reich》中提出了19全家的主的檔案(198417)。Allan Gardiner表示,這頭銜的重要性,僅次於宰相Vizier)(194745 * -46 *)。從新王國時期文獻,還有保存在Deir el Bahri全家的主鞎弩弩(Henunu)墳墓中的第十一王朝傳記,我們得知全家的主的職責(Hayes 1949年)。這名官員管理王室的財產、指導皇家糧倉、監督皇家羊群。

鞎弩弩還參與了稅收工作、供應埃及上部的某些部分、建設皇室墳墓、向貝都因(Beduin)部落的搜集貢物、並從敘利亞採購香柏木。

約瑟非常有資格執行這些任務;與農業和稅收有關的事情,肯定符合聖經故事的背景。因此,我們非常能同意Vergote195998ff)和Ward1960146-47)的話,約瑟是皇帝的全家的主

關於約瑟頭銜的最大爭論,在於宰相William Ward反對約瑟曾經是埃及宰相的觀點(1960148-50; 1957)。他認為舊約描述約瑟的幾個短短詞組,在希伯來文中,應該相當於一般埃及人常用在任何中級官員的講法。問題是,不見得明顯地對等。此外,創世記四十一章40節﹕「惟獨在寶座上我比你大」,William Ward表示,這相當於埃及諺語「 兩地之主的喜愛」(1960:148)。我認為,這樣對比,比較弱。

我找到一些短語,描述約瑟的和約瑟的職責,只適用於宰相,他是在中王國時期,除了皇帝之外,最有能力的人。

1創世記四十一章40節﹕「惟獨在寶座上我比你大」,只有一個人,就是宰相

2。創世記四十一章41節﹕「我派你治理埃及全地」。

3。當約瑟的兄弟們,因為饑荒而來到埃及購買糧食,約瑟就是接見他們的官員。至少在我們更了解的的新王國時期 , 宰相是接見外國代表團的官員(Hayes 196646)。在中王國時期,可能也一樣。

4。在創世記四十七章20節末,我們有一個奇怪的,關於埃及王購買貴族土地的故事,約瑟是這事件的主管。在這事件中,我們看見約瑟是個有力的宰相,而不是一些較低的官員,似乎是最自然的,因為宰相的責任比那些較少的官更大。這聖經事件,最有可能是在塞索斯特里斯三世統治時期發生的,他要削弱省級官長們。

Joseph-Egypt-03

埃及中王國時期,填補糧倉的樣子。在七年的豐年中,約瑟監督填補糧倉的工作。

公元前1860年之後,我們再也聽不到了。G.P.F. van den Boorn,在他的書《宰相的職責》(The Duties of the Vizier)中討論宰相在新王國時期的責任,正如Rekhmire的墓碑所講的(1988年)。van den Boorn的研究,我們得到的印像是,宰相作為埃及的統治者確實是僅次於法老。

總之,我們發現宰相是皇帝宮殿裏的總經理、民政部門的負責人、皇帝的總代表。這樣的職責,適合約瑟作為第二席司令的講法,即便Van den Boorn的書,講的是新王國時期,而不是中王國時期。

如果我們接受約瑟是宰相的可能性,我們必須問,他有沒有可能是中王國時期的宰相之一,有沒有證據,證明他曾經他持有該職位。必須先聲明,事與願違,我們沒有關於宰相職位的所有資料,或者關於中王國時期的任何非皇家稱號。我們的知識有個大空洞。

1984年,Detlef Franke 列出所有已知的第十二王朝的宰相,這是最近一次的嘗試。他的名單包括王朝執政的大約200年中的13個名字。Detlef Franke列舉的一些人可能沒有實際地工作過,他們的稱號可能是榮譽的。此外,還有一些宰相可能屬於第十二王朝,但不太肯定。

最後,我們應該有一個普遍性的觀察。根據William Kelly Simpson的研究,中王國時期的宰相們可能服事超過一個皇帝(195729),似乎是肯定的。當王位換手時,他們並沒有自動撤職。

現在我們不能討論整個第十二王朝的宰相,但只能檢查公元前1897年至1843年的塞索斯特里斯二世和三世的統治時期。關於古代埃及宰相職位的最早的完整研究,是Arthur Weil1908年出版的研究。這個重要的工作今天已經過時了,但還是有用的。雖然有一些宰相Weil無可確定日期,他的第十二王朝名單,沒有遲於阿蒙涅姆赫特二世(Amenemhat II)的第8年(約公元前1920年)。從塞索斯特里斯二世,或他的兒子和繼承人塞索斯特里斯三世的統治中,沒有我們已知的宰相

1957年, William Kelly Simpson讓我們留意到塞索斯特里斯三世時的兩個宰相。兩人的墳墓,都在該皇帝,位於Dahshur的金字塔附近。第一位,在古埃及墓室17號,開鑿者Morgan說,這是皇帝高級官員的墳墓。因為墳墓的位置,我們確定那個皇帝是塞索斯特里斯三世。

De Morgan沒有找到墓主的姓名或稱,但有碎留下來Simpson引述了一個供奉桌,上有名字的一部分,Sbk m ……,另一塊碎段保留了稱號的最後一部分,... m-h3t195726))。所以,這位官員是瑟彼琴檄(Sebekemhat)。

Simpson還發現,這人的頭銜是一個有職責的宰相,包括宰相和監管首都。後者是新王國時期常見的稱號。Weil卻完全不知道塞索斯特里斯三世有宰相

Simpson還引述塞索斯特里斯三世金字塔附近的另一個墓室,第二號墓室(195727)。它位於十七墓室的西北部,也是重要官員的墳墓。其名字被保存下來,是古南何答(Khnumhotep) 。Weil 認識他,知道他是一個宰相,只是把他的日期定在阿蒙涅姆赫特時代,是定錯了(用個問號)。古南何答墳墓的位置顯出,他和瑟彼琴檄一樣,在塞索斯特里斯三世下服役。在關於這兩名官員的文件中,Simpson也指出,他們不是省長,似乎有實際的工作;不是榮譽頭銜。

下一個關於中王國時期宰相的研究,是Michel Valloggia1974年的研究。他和Simpson一樣,都列舉塞索斯特里斯三世時的同樣兩個宰相。還有一個宰相,也適合這個時期,因為他的名字是Senwosret-ankh,或塞索斯特里斯萬歲,故是合並了第十二王朝的一個皇帝的名字。人們從烏加里特(Ugarit)一座雕像(現放置在盧浮宮〔Louvre〕),還有佛羅倫薩(Florence)的石碑上,知道他。

他有沒有可能,在我們〔留意〕的時代中服務過?不太可能。有兩個原因﹕ Valloggia1974131-32; 132n. 4)引Vandier說,雕像的藝術性質而言,它最適合第十二王朝,而不是中王國時期。再者,名字是出生時就有的,所以一個以塞索斯特里斯二世或三世命名的人,可能晚於這些統治者,或至少晚於它們之間的過渡時期。最好把他的日期,定在王朝的晚期。

1984年,Franke發表了中王國時期官員檔案彙編(Bietak 199061)。這已經成為研究中王國時期群體學的有用工具,並將繼續如此。在序言中,Franke討論了像宰相這樣關鍵性的職位,並列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這是最後編輯的名冊。在塞索斯特里斯三世的統治中,他列出瑟彼琴檄和古南何答。但是,當然,我們仍然不知道他們誰先誰後。

有趣的是,他猶豫地補充說,Smy-ib的兒子亞美尼(Ameny),屬於塞西斯特里斯二世晚期和三世的初期(Franke 198418)。這是我第一次知道,有任何嘗試,將已知的宰相定期於塞西斯特里斯二世統治時期。Franke沒有為他的定期提出任何理由,除了這裡存在一個間隙,他也認為,亞美尼的雕像可能來自一個比較晚的時候。到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讓我們肯定,亞美尼活在塞西斯特里斯二世到三世的過渡期間。

塞西斯特里斯二世和三世所統治的五十多年間,我們有兩個宰相,瑟彼琴檄和古南何答,他們都應該是活在塞西斯特里斯的晚期。在這段時間的早期,我們可能有一個宰相,亞美尼,但我們不能肯定地把他定期於此。因此,約瑟在第十二王朝時工作,有足夠的可能性。

不能因為他長壽,所以說他的工作不太可能,因為他不必一直在這高層工作,直到他去世。在繼續討論之前,讓我指出,沒有理由認為瑟彼琴檄或古南何答就是約瑟。他們的名字,和創世記中給予約瑟的埃及名字的希伯來文版本,沒有相似之處。但是,這兩個中王國時期宰相的稱號,有一件有趣的事情。

古南何答同時有宰相全家的主的頭銜(Weil 190844,第11號)。據我所知,他是中王國時期中唯一這樣的人,其他埃及歷史中,也沒有同樣的事情。正如我在上面講的,我不認為這個人就是約瑟。但是,一個人能持有這兩個職位,可能是從約瑟開始的。這是可能的。

也許,在塞西斯特里斯二世晚期和三世的初期,約瑟是宰相,也是全家之主,我們可以想像,在約瑟退休後,古南何答也可以被授予這兩個高等皇庭職位。我們至少看到這個組合在中王國時期是一種可能性。

**********

約瑟的官宦生涯,應該是在第十二王朝,從聖經和歷史而言,都十分適合。

**********

總而言之,我們試圖說明約瑟的官宦生涯,應該是在第十二王朝,從聖經和歷史而言,都十分適合。我們沒有理由,把他定在後來的第二中間期。我相信,他對埃及的歷史有重大的影響,反映在諸如削弱省長的權力等事件,還有,結合宰相皇帝的全家之主兩職位。當我們對中王國時期的了解增加,並且隨著三角洲新考古學資料的發現和發表,我們可以預期更好地了解中王國時期和第二中間期,我們就會更了解約瑟故事的埃及背景。

 

 

 

 

譯者按﹕古埃及歷史一般被劃分為八或九個時期——

·         前王朝時期(Neolithic Egypt pre–3100 BC

·         早王朝Early dynastic period3100–2686 BC

·         古王时期Old Kingdom2686–2181 BC

·         第一中間期(First Intermediate Period2181–2055 BC

·         中王國時期(Middle Kingdom2055–1650 BC)(包括第十二王朝)

·         第二中間期(Second Intermediate Period1650–1550 BC

·         新王國時期(New Kingdom1550–1069 BC

·         第三中間期(Third Intermediate Period1069–664 BC

·         古埃及後期(Late Period664–332 BC

 

NOTES

  1. For some representative examples, see Archer 1974: 215-219; Aling 1981: 25-52; Vergote 1959; and Redford 1970.
  2. On the Hyksos period in general see Van Seters 1966.
  3. On the reigns of these kings see the Cambridge Ancient History; Gardiner 1961, Chapter 6; and, most recently, Grimal 1992, Chapter 7.
  4. This is the position held by Aling, Archer, L. Wood, and, with slight modifications, by Bimson. While a literal reading of 1 Kings 6:1 is the major Scriptural support for a 15th century Exodus, it is not the only one. See for example 1 Chronicles 6:33 ff., where a geneaology of a musician is presented. Between Moses and Solomon there are 19 generations. If a generation is taken to be ca. 25 years, simple multiplication yields 475 years between Solomon and the Exodus, a figure nearly identical with the 480 years of 1 Kings 6:1.
  5. For a presentation of this view with references, see Redford 1992: 263 ff.
  6. See Kitchen 1966: 72 ff., and, for a full discussion of such explanations, Bimson 1978: 81 ff.
  7. For arguments along these lines and others, see Aling, L. Wood, Archer, and Battenfield 1972: 77-85.
  8. So, for example, Kitchen 1962: 658.
  9. For a translation see Lichtheim 1975: 145 ff. 
  10. This was presented in a public lecture given on a recent tour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 personal correspondence with the author.

REFERENCES

  • Aling, C.F. 1981 Egypt and Bible History. Grand Rapids: Baker Books.
  • Archer, G.L. 1974 A Survey of Old Testament Introduction, rev. ed. Chicago: Moody Press.
  • Battenfield, J.R. 1972 A Consideration of the Identity of the Pharaoh of Genesis 47. Journal of the 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 15: 77-85.
  • Bell, B. 1975 Climate and the History of Egypt: The Middle Kingdom. American Journal of Archaeology 79: 223-69.
  • Bietak, M. 1990 Der Friedhof in einem Palastgarten aus der Zeit des spaten mittleren Reiches und andere Forschungsergebnisse aus dem oestlichen Nildelta (Tell el-Dab'a 1984-1987). Aegypten und Levante 2: 47-75.
  • Bimson, J.J. 1978 Redating the Exodus and Conquest. Sheffield: 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 Emery, W.B.; Smith, H.S.; and Millard, A. 1979 The Fortress of Buhen, the Archaeological Report. London: Egypt Exploration Society.
  • Franke, D. 1984 Personendaten aus dem Mittleren Reich. Wiesbaden: Otto Harrassowitz.
  • Gardiner, A.H. 1947 Ancient Egyptian Onomastica, Vol. 1.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1 Egypt of the Pharaoh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Grimal, N. 1992 A History of Ancient Egypt. Oxford: Blackwells.
  • Hayes, W.C. 1949 The Career of the Great Steward Henunu Under Nebhepetre Mentuhotpe. Journal of Egyptian Archaeology 35:43-49.
    1955 A Pappyrus of the Late Middle Kingdom in the Brooklyn Museum. Brooklyn: Brooklyn Museum.
    1966 Egypt: Internal Affairs from Tuthmosis I to the Death of Amenophis III.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 Kitchen, K. 1962 Joseph. P. 290 in New Bible Dictionary, ed. J.D. Douglas.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66 Ancient Orient and Old Testament. Downers Grove: InterVarsity Press.
  • Lichtheim, M. 1975 Ancient Egyptian Literature, Vol. I.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 Redford, D.B. 1970 A Study of the Biblical Story of Joseph. Leiden: E.J. Brill. 1992 Egypt, Canaan, and Israel in Ancient Times.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 Simpson, W.K. 1957 Sobkemhet, a Vizier of Sesostris III. Journal of Egyptian Archaeology 43: 26-29.
  • Stigers, H. 1976 A Commentary on Genesi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 Valloggia, M. 1974 Les Vizirs des XIe et Xlle Dynasties. Bulletin de I'Institut francais d'archeologie orientale 74: 123-34
  • Van Den Boom, G.P.F. 1988 The Duties of the Vizier London: Kegan Paul International.
  • Van Seters, J. 1966 The Hyksos: A New Investigation. New Haven: Yale University Press.
  • Vergot, J. 1959 Joseph en Egypte. Louvain: Orientalia et Biblica Lovaniensia.
  • Ward, W.A. 1957 Egyptian Titles in Genesis 37-50. Bibliotheca Sacra 114:54-55
    1960 The Egyptian Office of Joseph. Journal of Semitic Studies 5:146-50.
    1982 Index of Egyptian Administrative and Religious Titles of the Middle Kingdom. Beirut: 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
  • Weil, A. 1908 Die Veziere des Pharaonenreiches. Strassburg: Schlesier and Schwekhaardt.
  • Wood, B.G. 1993 Oldest Statue of Domesticated Horse Found in Syria. Bible and Spade 6:58-61
  • Wood, L. 1986 A Survey of Israel's History, rev. by D. O'Brien. Grand Rapids: Academie Books

Author: Charles F. Aling of Associates for Biblical Research

Copyright © 1996, Associates for Biblical Research, All Rights Reserved - except as noted on attached “Usage and Copyright” page that grants ChristianAnswers.Net users generous rights for putting this page to work in their homes, personal witnessing, churches and schools.

Associates for Biblical Research

ChristianAnswers.Net
Christian Answers Network
PO Box 1167
Marysville WA 98270-1167         
Submit your Questions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725999754258529

 

 

        

回「聖經考古學」主頁/a>

回主頁

 ©Copyright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