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催眠術

刊登於《中信》,452 199912

張逸萍

 

現代人受新紀元運動影響,相信催眠術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潛意識。所以目前市面上的應用有:減肥、戒煙、消除壓力、治病止痛、增加自信和提高創意,或者回溯往事或童年(Age Regression),甚至前世回溯(Past Life Regression),以解決問題。此外更明顯的新紀元應用有:卜告來生、接觸死人、接觸守護天使、增加靈異能力和靈魂出竅等等。目前催眠術已經遍及社會的很多角落,只是我們必須謹慎視之。

一位催眠師賀(Hewitt)介紹了好些基本催眠辦法,例如先閉上眼晴,鬆弛身體,然後催眠師提示:「現在眼晴睜不開了,手足都感覺沉重……頭腦空白,思想停頓……當我每數一個數字,你會進入更深一步的鬆弛狀態……。」之後催眠師就向被催眠者作出各種提示,例如對戒酒的人說,「你感覺自由了,從酗酒的慾望中釋放了……。」對那些希望增加自信的人說,「你會很容易獲得成功和快樂,你是一個美麗聰明和有價值的人……。」

進入催眠狀態雖然還有很多辦法,但是不外四個原則:身體鬆弛、頭腦停頓、凝神專注某事物、留心聽催眠師的聲音──因為不斷重覆的、節奏單調的官感刺激,可以引進催眠狀態,關鍵在乎使感覺器官疲倦。

催眠術有效嗎?

到底催眠術有沒有功效?有人覺得催眠術的確令他們消除某些病癥,但據研究催眠術的權威,鮑根博士(Martin Bobgan)說:催眠術表面看起來有效,但五年內癥狀會復發或轉移;譬如頭痛消除之後,胃潰瘍可能隨之而來。不少非基督徒催眠師也同意,癥狀之消除並非根治,許多時候反耽擱了病者及早求醫的機會。

催眠可信嗎?首先,科學家將催眠狀態分為五十級,最開始的時候只是身體鬆弛手足沉重,最後的階段包括在聽覺和視覺上產生幻覺。幻覺當然不可信!至於往事回溯和前世回溯就更難叫有頭腦的人相信。佛洛伊德曾用催眠術使病人回憶童年所受的傷害,可是奇怪的是所回憶的都是雞姦和性虐待等事,而且事後調查並不屬實,所以他終於放棄催眠術。《美國今天》(USA Today)報導,這些「已經忘記了的往事」已經證實錯誤的達百分之二十八至四十四!

如果催眠術僅僅自欺欺人,哄人安心,可信性不高,問題倒少,問題是催眠術是否有害?

美亞(Meares)在《美國臨床催眠術刊》中討論催眠術的危險如下:一、被誤用以達成不良動機;二、被催眠者性格變得依附;三、產生痛苦;四、種下精神病的成因;四、癥狀轉移;五、突然表現極度恐慌;六、其他併發症;七、使用不謹慎;八、不能從催眠狀態中甦醒。雖然美亞認為,這些危險並非催眠術所獨有,任何心理治療都可能產生類似問題。

是邪術嗎?

除上述害處外,我們還關心的是,催眠術是邪術嗎?以下有幾點可以說明:

一、引進變異意識狀態──在有關的文獻中,催眠狀態往往被稱做「神志昏迷狀態」、「變異意識狀態」,即所有邪術最容易引進的精神狀態。有催眠師甚至說:「催眠術最準確的定義,就是受引導下的冥想。」

二、古代邪術──日光之下無新事,催眠術不過是古代邪術換了一個新名堂而已。南美洲馬雅族土人和非洲的巫師都使用它,印度教的僧侶可以坐在針床上而不覺痛,都是催眠術的古代例子。

三、接觸靈異領域,影響思想──魏斯醫生在《前世今生》描述凱瑟琳的催眠治療過程,醫生病人都在這個過程中增加靈異能力和接觸靈界,而且帶來各樣新紀元觀念。

四、惹來污鬼──絕大部分對邪靈有相當認識的人,都以催眠術為邪術。例如葛高(Kurt Koch)曾有一個過案:一位大學生在學校娛樂表演中接受催眠,之後一直不能甦醒,送到醫院後六天,當牧師的父親趕到,奉主耶穌的名驅逐黑暗權勢,青年人才醒過來。

六、聖經中的「迷術」──其實催眠術就是聖經中的迷術,因為被催眠者會向催眠師交出自由意志,催眠師將思想灌輸人心,引發精神上或行為上的改變,所以這是一個心靈控制術。聖經說,「你們中間不可有……行邪術的,用迷術的...凡行這些事的都為耶和華所憎惡……。」(申十八1012

鮑根博士的總結說:「催眠術是屬於魔鬼的,至少是有危險的……,基督徒應該避免催眠術,即使在醫學上使用亦然。」葛高也說,「即使醫生所使用的催眠術,我也拒絕。」

結論

非常不幸,現代人普遍接受心理學,故連催眠術也一併接受。美國人對催眠術更是寬容,認為技術沒有善惡之分,完全看你怎樣用。可是,即使巫師治病,豈也不是善意的嗎?怎樣分別善惡呢?這是我們特別要留心的。很多新紀元思想都披上科學的外衣,在大學裡講授,甚至在教堂裡被運用,我們必須格外留神,不要因為是流行新興事物,就趨之若騖,反之應該用純正的聖經上的話,去辨別各事,免被惡者迷惑。

 

 

 

 

 

分享於:https://www.facebook.com/lois.chan.568/posts/325997280925447?pnref=story

 

回主頁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Lois Chan